日本“隐蔽青年”饿死家中:前进社会中的掉队者

日本NHK电视台近日报道了一出“家里蹲”悲剧:
日本56岁的男子伸一因高考失利、求职碰壁,在家中宅了30年,父母过世仍闭门不出,最后饿死家中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定义,家里蹲,是指不与他人和社会发生关联、长期(6个月以上)处在孤立于外界的状态、且无法在经济上自立的人。这群人也被叫“蛰居族”,学术上称之为“隐蔽青年”。 这样的家里蹲,日本大概有100万人,约占总人口的1%。而其中,中高年龄“家里蹲”的人数,至少有61万人。

1、日本的家里蹲们正在老去
 父母去世、家里蹲饿死家中,这样的现象常年来普遍存在于日本社会。 更可怕的是,高龄的家里蹲和更加高龄的父母之间存在着杀与被杀的挣扎。 2019年6月1日,76岁的前农林水产省事务次官熊泽英昭在东京练马区的家中用刀杀死了44岁的儿子。他的儿子就是一个典型的家里蹲,“有闭门不出倾向,还有过家庭暴力”。熊泽自首后表示,如果不杀了他的话,可能就是自己要被杀了。

(杀死儿子后自首被捕的熊泽英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类似的严重事件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在日本的新闻里。 

2018年1月,札幌市某公寓内发现了两具尸体。经调查,82岁的老母亲与52岁的女儿由于营养失调导致衰弱死。女儿已经有超过10年的家里蹲史,衣食住行都依靠她年迈的母亲。

2016年三条市发生了这样的一起案件:70岁的母亲将50岁的家里蹲儿子杀害后选择自杀,留下的遗书只有一句话,“与儿子一起回到丈夫的身边”。

2015年北海道,一位64岁父亲将37岁的家里蹲儿子杀害,然后在家中解体弃尸;2014年57岁的家里蹲儿子因为家里不给他买电脑将81岁的父亲杀害;2013年广岛县,70岁的父亲将44岁的家里蹲儿子杀害。 在纪录片《无爱的蛰居族》(2018年)里,一位蛰居4年的家里蹲讲述了自己“杀死父母”的噩梦

怪异的儿子和无奈的父母,轻则相互寄生、共生共死,重则相看两厌、互相伤害。这成了一个日本社会家里蹲现象的死循环。
 家里蹲(引きこもり)这个词,在2000年前后被杂志、电视等媒体广泛使用,在网络刚刚流行的年代,家里蹲基本还是90后中那些闭门不出、只待在家中的年轻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近几年大龄家里蹲们已经成为了日本的一个无法忽视的社会现象。
大多数家里蹲都能与父母勉强生活,但随着父母的离世,家里蹲们失去收入来源、陷入贫困的现象也逐渐多了起来,父母杀死家里蹲孩子或者家里蹲孩子杀死父母的恶性事件也逐渐多了起来。
 日本将“家里蹲”老龄化问题命名为“8050问题”,指孩子成年后没找工作,一直啃老到50岁,父母已80岁高龄,却还得负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  2、家里蹲生活实态 持续增长的中老年家里蹲正在面临怎样的一种现状? 前述新闻里饿死家中的56岁男子伸一,年轻时候因为考试失利无法顺利升学,找工作也四处碰壁,久而久之便成了“家里蹲”,一蹲就蹲了30年

在十余年前,伸一的父母过世,便只剩他一人独居。其实在他饿死前一个半月,社工就掌握了他的情况,频繁上门拜访劝说。那时,他的身体已日渐衰弱,但每次仍回答“没事”“不用去医院”。最终,社工没阻止悲剧发生。
 伸一去世后,他的弟弟从家里满地的垃圾中发现了哥哥遗留的笔记本,上面仔细记录着父母留下的钱可以支撑多久。

弟弟还找到父亲生前的日记,里面满满是对儿子不出门找工作只啃老的担忧。

(“晚饭后又和伸一吵架了,明明知道他不想听找工作的事情,可又忍不住说出来了。”) 在这些大龄“家里蹲”的家庭里,父母的遗产多少可以直接换算成可为孩子“续命”的时长。 有一个家里蹲儿子的高龄的父母又过着怎样的生活?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在东京都内生活的大野先生,其长子已经45岁了。初一开始不上学,之后从烹饪学校毕业开始打工,从25岁的时候开始家里蹲,至今20年一直都是家里蹲。

大野先生夫妻和常年家里蹲的长子住在一个两层独立房里,一起靠养老金生活。长子住在二层一个六叠(约9平米)的房间里,每天睡到午后2点,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 对于这样的长子,大野先生夫妻小心翼翼地过着不发出声音的生活。长子对声音非常敏感,因此房门、柜门等房间的各个地方都加了缓冲垫,他们上下楼都非常小心。轻轻地开门都会被嫌太吵了,有时候甚至会打父母。

这是很多中老年家里蹲的特征之一,靠着父母过活,还对父母各种命令,甚至还有责骂和殴打的现象。更有甚者,家里蹲的儿子成了制定家庭规则的霸主,家庭的支配关系完全逆转。 大龄家里蹲老去的同时,新的时代还在产生新的家里蹲。 如今的日本年轻一代,泡沫时代积累下来的物质基础,赋予了他们对自由和享乐的想象。认真工作不再被信奉,追求自我和个性才是内心所求。如果不能,宁可不要。 Chujo的梦想是当一名歌手,但没有得到家人的支持。Chujo的父亲希望他继承家族生意。Chujo曾在家族企业上过一年班,但因压力过大而饱受胃痛折磨。工作两年后,Chujo开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Chujo,24岁,蛰居两年 图片来源:看客InSight)

互联网也给家里蹲们提供了联结世界的可能。纪录片《无爱的蛰居族》记录了一名叫“ITO”的家里蹲的日常生活——

在记录的几天里:

ITO在傍晚四、五点醒来;醒了之后,没有起床的力气,便不打算去到外面;大概十二个小时之后又睡觉。

不睡觉的时候,就是吃饭、洗漱、听音乐、上网、玩游戏。没有户外兴趣。

唯一下楼的时间是和母亲的对话,比如母亲让他做一些事,和家人一起吃饭。

和外界沟通是通过网络。比如,打游戏的时候跟网友聊天。 这就是家里蹲的典型生活样本: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大多数昼夜颠倒;和外界没有联系,或者只跟家人有极少量的沟通;没有外出行为和户外活动,依靠网络打发时间。
家里蹲们长期呆在室内而导致运动不足,健康状态每况愈下。
 而最令人担忧的事情是他们的精神状况。 精神病患、自闭症、学习障碍等脑机能障碍、人格障碍等情况在大龄家里蹲中占很大一部分比例。
情况乐观一点的,偶尔还会出房间和家人说一次话,或者趁夜晚没人的时候出去溜达一圈,比较严重的,则拒绝走出房门,年迈的父母只能通过食物包装袋来确定他们是否还活着。 这些“患者”的症状各有不同。有些蛰居族的暴力行为和幼稚举止(如抚摸母亲的身体)会交替出现。还有些“患者”会表现出强迫症、偏执狂、抑郁等状况。

(日剧《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男主是一名35岁的家里蹲,自称“高等游民”)
 而“隐蔽青年”的心理状态,目前还没有相应的治疗方法。很多人多年里一直依赖着抗抑郁药和安眠药等药物生活。 一个家里蹲的存在,是一个家庭的悲剧,数量的剧增将会影响到整个社会,日本政府逐年重视。 各省市也有专门的社工去了解家里蹲的情况,并组织“家里蹲父母交流会”,理解和帮助家里蹲家庭。秋田县藤里町设立了为了促使这些人回归社会的福祉之家,提供以餐厅的烹饪以及接待服务业为主的就业训练,想休息的时候就可以休息。

为了让他们重回社会,一个名叫“New Start”的“租赁姐姐”组织应运而生。据BBC报道,“租赁姐姐”所做的就是站在对方角度去倾听苦闷并进行开导,来“哄骗”他们回归社会。蛰居者从“杳无音信”到“开始回信”,有时需要几个月乃至十几个月的时间。

3、家里蹲因何遁世
 旁观者难以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会突然闭门不出? 到底是个人原因还是家庭原因?问题行为是否由社会造成?

日本专家指出,成功压力和严厉的家庭教育是“隐蔽青年症候群”的诱因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日本所谓的“世间体”(せけんてい,sekentei),也就是面子、体面。 面子、体面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年轻的男性被要求事业成功,赚大钱,出人头地,从而背负了巨大的社会压力。在日本,男性往往从初中起就感受到压力,因为将来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这两三年的表现。
调查显示,家里蹲里男性数量要远高于女性。 这种压力让他们崩溃,进而产生了退缩的心理。因为畏惧自己不成功而选择藏匿和退缩,变成家里蹲。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话,时间越长,就会越来越失去自信。 关于家庭教育。 池上正树是一位记者,有着超过20年家里蹲调查经历,他认为,成为大龄家里蹲并非仅仅是个人因素。
日本非常在意他人的评价,互相攀比其实是大众中普遍的心态,父母在意他人的评价希望家里蹲的子女们能迅速的恢复,正常去上学或是成为一位正经的上班族,殊不知其实这种期盼却给正处于家里蹲的子女们很大的苦恼与压力,而这种苦恼与压力往往很难被父母所理解。

而严厉的家庭教育另一面又是心慈手软的日本父母。过度相互依赖的亲子关系成为产生家里蹲的温床
而在孩子成为家里蹲后,他们的父母在敦促孩子上学或出门工作方面却表现得“不够狠心”。很多时候,即便已经成为大龄家里蹲,日本父母无法狠心切断孩子的经济来源,仍然无限期地养着他们,“常把食物端到孩子的房门口”。
 有学者分析日本“蛰居族”现象,认为家里蹲们在前进社会里掉队,跟日本经济的兴衰有关。 上世纪60年代之后的“高度经济增长期”,日本社会就出现了大批大学生留级的现象。这些不上学的“隐蔽”大学生被认为是“意欲减退型”的留级生。
至1990年前后,空前繁荣的泡沫经济迎来了破灭,“隐蔽青年”开始是在“不登校”现象之中潜伏着。
2000年前后,一名隐蔽了10年的青年杀死了父母,家里蹲群体才彻底浮出水面。 日本当局普遍认为,家里蹲现象是1980年日本泡沫经济的后遗症。

如果从“就业问题”的角度来看日本家里蹲。
在长达30年的经济停滞期,“就业难”问题落到日本年轻人头上,很多年轻人被拒职场之外。那些被抛弃的年轻人,或者迎来打短工、打零工的短期就业局面,或者继续念书延迟工作,或者待业在家,不幸者便成为了家里蹲。 据说60%左右的“家里蹲”有过工作经历。他们中的很多人,经受过超常的繁重工作(有时一个月加班超过200小时)或者经受了慢性职场骚扰。这些导致他们对工作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和生理性排斥。 此外,近年来40岁以上的蛰居人数正在增加,而这往往是从被裁员开始的。在没有收入来源的情况下,生活会变得异常艰难,走向家里蹲也是无奈之举。 家里蹲,其实是一种生存空间被压缩的内卷行为

(聚焦家里蹲群体的日本动漫《欢迎加入NHK》)
本该斗志昂扬、闯出一片天地的年轻人在残酷的社会竞争中铩羽而归。他们从拥挤的社会生活中悄然撤出,终日闭门不出。
 而只要一次被排除社会,在重视履历与用人成本的日本,回归社会的道路就布满荆棘。 个人与社会之间存在的沟壑再难填埋。逃避便顺理成章地成了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而最终,逃避到极限,就无限趋于死亡,连呼吸、吃饭、行走都困难。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