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歌舞伎町里的那些事儿

当年,杨千嬅的一首《再见二丁目》让很多人知道了新宿二丁目。同样是出自林夕笔下,二丁目在很多人的心里,神圣的程度不亚于《富士山下》里的富士山。
但是与富士山不同,新宿二丁目没有富士山那种圣洁、高不可攀的感觉,与之相反,二丁目是一个充满了烟火气的街区。

二丁目坐落于亚洲最大的“红灯区”歌舞伎町。
有的人一听到“歌舞伎町”就能想起《银魂》里的万事屋,有的人也会在脑子里浮现一个词——风尘。

但是,在这里有的不仅仅是风尘,还有很多属于它自己的特色。
歌舞伎町有几千家酒吧、俱乐部、会所。

白天,这里90%的店都大门紧闭,而夜幕降临后,马上就变得灯火通明人头攒动,有的店一直营业到天亮。

摄影师权彻已经在歌舞伎町做摄影记者很多年了,哪里一出了什么事,就会立马有人给他打电话,他每天都要拍1000多张照片。
他在这里见过黑帮斗殴。

(图源于 B站《歌舞伎町的夜与昼》)

见过姑娘半夜醉酒。

听到过高中棒球手彻夜训练的打球声,听过格斗训练场里的格斗声,听过席地而坐的流浪歌手的歌声。

也见过无家可归的小女孩,坐在广场上乞讨却无人问津的样子。

在这里,能看到人生百态。
走在街头,会经常有几个“杀马特”造型的男男女女在拉客,好不容易绕过他们,一抬头,又看见了密密麻麻花花绿绿的牌子。牌子上的男人女人们都是俱乐部里的头牌,走在街上的人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自己想去哪家俱乐部喝酒。

(图源于 《致命之吻》)
而除了上街揽客以外,俱乐部还有拉客的方式,那就是歌舞伎町的另一个特色“无料案内所”。
“无料”在日语里是免费的意思,“案内”是指介绍,所以,无料案内所就是免费介绍所。

通过无料案内所,很多人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酒吧、舞场、牛郎和陪酒女,能节省不少时间,但也有被宰的风险。
日籍华人李小牧曾经就是无料案内所里的一名案内人。
他在这里打拼了近30年,从一个“向导”变成了要从政的人,这也许是只有在歌舞伎町才能发生的奇迹。

通过无料案内所找到喜欢的俱乐部之后,又会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俱乐部里充斥着无数人的欲望与虚伪,他们在这里醉生梦死。

“陪酒文化”是一种日本的独特文化,在我们眼里这是一份低俗风尘的工作,在日本却不然。陪酒男女们秉着“卖艺不***”的原则,陪客人聊天、喝酒,为客人解决烦恼。

歌舞伎町号称“日本第一牛郎”的Roland就是其中一个。

他连酒都不喝只凭借着高情商高智商,年收入超过3亿,甚至最疯狂的时候,3小时就赚了1000万。

(图源于 微博@吊炸天学姐)
他过生日的时候,客人送来的礼物也是不计其数,万元大钞连起来的“情书”,能绕着脖子缠两三圈。

他之所以会这么受欢迎也是有原因的,平时他会严格控制自己的身材,为了能和客人有共同语言,也会读很多书,看到了有道理的话也会记在本子上。这份遭人鄙视的工作,放在他身上,俨然就是一个致富教科书。跟Roland一样的还有“歌舞伎町一姐”爱沢えみり,她是众多陪酒女中最独特的一个。她不喝酒,她会通过报刊和网络,去了解最新的经济、政治、八卦和各种笑话,去丰富自己,让自己变得与客人们有共同话题,无论是遇到企业高管、商界精英、还是文人墨客,都能聊的很好。
而且,她还会记住每个来过店里的客人的生日、爱好和家人信息,年末的时候也会寄贺卡。
就是这样,她在众多陪酒女中站在了最顶端的位置。

微信图片_20190812094436.jpg

在今年3月份,她退休的时候,各地有头有脸的陪酒女都来祝贺,昔日的客人也送上花篮,场面大到不亚于明星隐退现场。
不仅如此,她甚至还早在13年时就为自己退休后的人生铺好了路。
她当年创办的服装品牌EmiriaWiz,时至今日,月流水已经达到了1亿5000万日元。陪酒女摇身一变成了商人,还是月入1亿的那种,可以说是绚烂的人生了。

微信图片_20190812094255.jpg

无论是Roland还是爱沢えみり,他们能有今天,是在自己的努力下,也是在歌舞伎町这样的环境下。
正是因为歌舞伎町能包容所有人,不歧视任何职业,他们才能如鱼得水。但是,歌舞伎町里也有太多不能被多数人理解的东西,这里有时灯红酒绿有时黑灰泛滥,有热情的服务也有无情的骗局,能让人贪图享乐也能留下无数人的血与泪。

充斥在这里的有欲望有烟火气也有着虚伪,也正是这些,才造就了一个独特的歌舞伎町,独特的新宿。
这种独特,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来寻欢作乐。只要当夜幕降下,一场狂欢就又开始了。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