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七八十岁的日本老人不愿意退休还在拼命工作?

日本“50代”(50岁以上)的老人,掌握了七成以上的国民存款额,日本政府规定60岁可以退休,65岁开始领取养老金,但很多人却践行着“退而不休”。他们坚守在超市收银员、出租车司机、便利店服务员、机场引导员等各种工作中。

东京街头工作的老人们,80岁仍出门工作

日本文化强调,每一个人必须拼命工作

据调查,不少日本人都有工作到死的意愿,甚至有个口号:“不工作,会变老”。

在日本,上班族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平均睡眠时间为6小时22分钟。早上电车里,由于过度疲惫,他们头部深埋在双膝、或靠着墙壁、或拉着手环熟睡着,对周围的环境毫无意识……

长时间加班,也衍生出“过劳死”的问题

比如上图遗照里的寺西晃先生,曾经营一家连锁餐厅,连续10年每天工作12-14小时,因劳累过度患上抑郁症,最终在一个下雪的情人节跳楼自杀。他的妻子在家中挂了这件西服,以示纪念。

但即使如此,对这种沉重的工作表示不满的日本人仍然很少。日本文化语境,强调的始终是每一个人必须拼命工作。

日本人用“仕事の鬼”(工作狂)一词赋予他们最高的赞赏。在日语中,“鬼”(oni)是妖怪的一种,是邪恶和超强能力的象征。对待像鬼一样的工作狂,就像看待拥有超能量的超人。

进而,把工作上升到人生重要条件,日剧《工作狂人》(《働きマン》)发出了一种论调:“人为得到幸福的条件是工作。”

第70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中,动画导演宫崎骏提出引退。

当时,电影评论家秋山登还在报纸上著文说,“72岁退休太年轻了吧。世界上也有年过一百的电影导演啊!电影界也有很多说过退休又拍电影的人。因此,今后还想要看到你继续拍电影。”

2016年,宫崎骏果然就又复出了。最近吉卜利工作室确认,他的动画长片新作已经启动了。

为什么要工作至死?

日本老人工作至死的现象,与它是一个超老龄国家、缺乏年轻劳动力有关,更与老人们自己的生活态度、个人从属集体、害怕孤独死等心理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一、生活态度

“一生悬命”这个词有日本人全部的人生价值。

古日语中“一生”写作“一所”,原意是一块领地。“

一所悬命”就是镰仓时代武士不惜生命来保卫祖传的领地,即在自己的职位上,花费毕生精力,拼命地努力。

正如在东亚儒学文化圈中,勤奋与自我奉献,一直都被当作人人追求的人生哲学。在日本,一个人说自己“辛苦”,包含了一种复杂的情感,越辛苦越自豪的狂狷。“勤”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赞誉。

正是因为持有这种生活态度,日本人不愿意放弃工作,他们的理由是“我还能做,而且我还想做。

有了工作,也就有了维系家庭的纽带,有了一个人度日的灯塔。经济泡沫时期,大举裁员。许多日本上班族白天微笑着接过妻子递来的领带和可口的便当,衣着整齐地假装去上班。到了月底,因为无法上交工资而绝望自杀。

在家庭中,“失去工作仅仅是意味着失去体面吗?不是。更重要的是无法履行支撑家族的责任,失去了对人生价值的追求。

二、个人从属集体

“在日本人眼里,成功与失败都是集体的事,这个集体的每一员不论其工作表现如何,都必须与整个集体同甘共苦。”

日本社会认同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追求一致,不提倡个性,谁也不希望成为“奇怪的人”。

在今天的儿童教育中,同样贯穿了集体主义价值观。日本社会对制服疯狂着迷,上班族有上班制服、学生分年级有一套统一的制服、统一的书包。以此达到日本各个团体外部的一致。

日本人很在意外部的评价,最爱问的问题就是“你对日本的第一印象怎么样?”。这种不够“坦然”的心态,影响了日本公司的每一个老板和职员,必须通过行动,为自己赢得不坏的评价。

两条广为称道的工作准则:第一,“做得好是理所当然的,做不好是令人羞耻的”;第二,对于什么都不行的废柴,“做成什么样子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工作时间一定要长”。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日本人不是感到强迫,而是主动工作很长时间背后的心理。

日本社会等级制度仍然根深蒂固,处在什么位置的人就要做好什么事情,一切行动的出发点都可以总结为“各尽其所”。于是,努力工作成为了一种日常,借此获得尊严和社会安全感。

三、害怕孤独死

工作有助于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际关系式微的日本社会,正在迎来孤独死。走上工作岗位,不仅代表与社会人员结下关系,也是建立稳定家庭关系的基础。

一个纪录片中的日本人表示,确认与别人有没有关联,就是在确认自己是否存在。

2010年1月31日,NHK播出了纪录片《无缘社会——三万二千人“无缘死”的震撼》。

以“现代人的孤独老死”为采访主题,探索死者的人生轨迹。“无缘死”,指人生前失去了血缘、业缘、地缘,死后尸体无人认领。

有相关研究者指出,日本正从三代人共同生活的“三世同堂”到“小家庭”为核心,并开始朝着“单身户”方向迈进。在这种局面之下,长此以往孤立无援的真实写照,让“退而不休”成为了日本老人的躲避孤独死的无奈选择。

未来会如何?

随着技术进步,日本政府调整经济模式,大力倡导人工智能、出口技术,不再迫切需要本国劳动力,真正为日本工作的是外国人,以及像Pepper那样可以感知人类情绪的机器人。

懂得你喜怒哀乐的机器人Pepper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