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不生小孩就会遭受谴责?日本社会的女性生育现状

image.png

7月21日举行的日本参议院议员选举上,出现了24年难遇的低投票率现象,在10~20岁年龄层的投票率甚至跌到了31%。选举运动进行中,许多议员就消费税增税、退休金以及少子化问题进行了讨论。竞选演说当中,也出现了“‘少子化应对措施’应该成为推动女性生育的措施。”等等许多让人难以置信的内容。在瑞士留学的福田和子女士(23岁)对日本社会在“性教育、人权拥护意识低下”的情况感到十分惊讶,对于此次选举的议题以及发言的内容福田女士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在电视上,我们能经常听到参议院议员候选者们的宣言,他们在少子化问题上提出了“彻底解决少子化难题”、“提升出生率”的口号。而福田女士在听到这样的宣言后,感受到了些许的不安,如果从性与生殖的健康、权力等方面来看,这样的口号似乎违背了时代的发展进程。关于女性生育问题上,国际上有两种认识:“Reproductive Health ”意为“关于性与生产的问题,无论在身体方面、精神方面还是社会方面,都需要尊重本人的意愿,强调活出自我。”而“Reproductive Rights”则是“关于自己身体等方面,本人有自己决定的权利。”

这两种认识是在1994年,在埃及开罗召开的国际人权会议上提出的。两条观点也为原本的“家庭计划”内容来了个180度的转弯,过去国际当中的“家庭计划”内容,主要指的是为解决人口问题,判断是否需要抑制人口增长。但是自从开罗会议之后,各国也开始在“权利问题”方向上进行了转变,目前各国社会上更偏向于寻求个人生活与社会福利的提升。

女性一辈子最大的功劳是生育孩子?

此次选举期间,一位现役女性议员的演说词瞬间成为了公众瞩目的焦点,“女性一辈子最大的功劳就是养育出自己的子女。”这句话出自众议院议员三矢宪生。当福田女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感到些许的反感。一名任职6年的女性国家议员,竟然会说出女性一生最高的功劳是怀孕!感觉身为一名女性,无论怎样努力,等待她们的似乎只有失败。当然,生儿育女也是一位母亲非常值得尊重的行为,生小孩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们不应该完全否认。但是作为任职6年的女性国家议员,说出这样的言论,岂不是对自己几十年来的努力的一种亵渎吗?

此外,还有许多议员的言论与观点认为女性最大的能力与工作就是生孩子,为了国家就应该生。为什么会反复出现这样的言论呢,我们应该重视这些问题。

以下内容,是在过去20年以来,日本各个国家议员的观点。

“不生孩子的女性,热衷于宣扬自由,上了年纪后就把自己托付于国家的税金,这样难道不奇怪吗?”(2003年6月26日,森喜朗)

“女性在15岁到50岁之间选择为男性生育出产的年龄,决定生产的器械、装置。这些问题应该由自己承担。”(2007年1月27日,柳泽伯夫)

“首先,自己不生育这样的观念是一种错误。”(2014年4月17日,大西英男)

“虽然有很多人认为高龄者生育很危险,但是完全是女性在生育方面的不作为。”(2014年12月,麻生太郎)

“要是能在结婚的时候,妈妈们一起讨论生孩子的话题,通过这样的形式生育更多的子女,为日本做出贡献。”(2015年9月29日,菅义伟)

“生育四名孩子的女性应该受到厚生劳动省的表彰。”(2017年11月21日,山东昭子)

“希望你能教育自己的子孙,未来要生育三名孩子”(2019年5月29日,樱田义孝)

这些发言,全部都是为了国家的繁荣所做的请求。“生育吧、增加人口吧”等言论完全让人感受不到一点的尊重。

世界其他国家当中,新西兰曾有一位女性总理,在生育途中获得产假的例子。而在日本,当没有孩子的女性站在政治的前沿时,就容易被区别对待,一旦怀孕就会被要求放弃职务。日本“Reproductive Health and Rights”的未来究竟会如何发展呢?

福田女士平日里积极从事日本女性普及避孕措施的活动。但是接收到的反馈几乎都是谴责与所处在少子化时代的无奈,因此,福田女士感受到了困惑。比起女性“目前不生育”的想法,尽可能让更多的女性生育就如此的重要吗?避孕措施更多的是防止意外怀孕带来的焦虑与困境。当今的日本社会,如果约半数孩子虐待致死事件的发生原因是母亲意外怀孕造成的后果的话,那么这样的政策对于孩子来说就是一种保护性措施。的确,如果目前出现率高于理想状态的话,避孕用具的普及确实有可能会大大降低孩子的出生数量。但是,目前日本社会希望养育孩子的数量为1.8,实际出生数量仅为1.42。就是这样的数字,造就了社会“不生育女性品行恶劣”的观念。倒不如说正是因为现在社会的总体环境,才导致女性想要生育却无法生育的现状。据日本内阁府公布的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以及联合国颁布的“Trends in Contraceptive Use Worldwide”的数据,目前,全世界的避孕措施使用率,日本仅为56.5%。避孕使用率为74.3%的法国出生率为1.92人,避孕使用率为70.4%的挪威的出生率为1.85人。即使普及了避孕措施,两国的出生率也比日本高。

议员在讨论国会议题时,经常会把少子化问题当做国家的危机问题,随着议题的深入也容易转变为女性的生育问题。实际上,拥有“Reproductive Health and Rights”观念下的议员们的活动基本都是在会议外展开进行,并且通过这些议外活动,能很好的推动女性议员行动的积极性,即使召开议院***,会热烈讨论少子化等问题的应该也都是女性吧。但是,这也很清楚的解释了,这样的问题仅靠女性来解决是完全不够的。

今年6月,福田女士参加了加拿大温哥华召开的关于“Women Deliver”和“Reproductive Health and Rights”的国际会议。会议上,与“女性参与社会”观念相对应的,是“男性参与家庭”观念的提出。也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男性从事育儿和家务,又或是提倡家庭劳动男女平等的观点。的确,男性参与育儿和家务是一种权利,若是这样的“男性改革”成功的话,或许会有许多家庭在工作和生活当中都能够感到满足吧。

此次,日本众议院当选的女性有28人,持平历史最多人数。今后会有更多的女性议员活跃在日本国会,日本社会对于“孩子减少影响国家生存,女性应该生育”的传统观念或许会向着“守护日本人在性与生殖的健康、权力”观念转变吧。若是如此,日本女性就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立,发挥属于自己的价值。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