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第一美男,被领导潜规则,领导还为其写下保证书一封

日本战国时代服侍大名的日常起居、持剑护卫的侍通通常被称作『小姓』。小姓一直跟随主公、无论在家还是出征。出征打仗带上女人及其不便也会影响士气,所以打仗通常不带女眷,这样的话有些小姓自然会充当某些角色,成为主公的『众道』,当然这些都属于宫闱之事,外人也只是猜测,比如织田信长和森兰丸、上杉谦信和直江谦续。这种关系谁又说得清道的明。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武田信玄和高坂昌信他们的关系铁证如山。证据就是一封保存在东京大学的保证书(情书)。

翩翩美男

高坂昌信(幼名:春日原助)在16岁时因父亲去世、姐夫排挤而无立身之地。武田信玄看中高坂昌信的绝美容颜,将其招为自己身边的小姓。深得信玄喜爱的高坂昌信很快变成了信玄的第一男宠。两人是你侬我侬的过上了甜蜜的生活,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蜜月期一过,花心的信玄又盯上了另一个小姓弥七郎,信玄频频造访弥七郎引起了高坂昌信的嫉妒和不满。于是高阪昌信玩起了捉奸的游戏,终于有一天将正在鬼混的武田信玄和弥七郎抓奸在床。梨花带雨的高阪昌信让武田信玄是又惭愧、又懊悔、还心疼。场面比较尴尬,双方都回去冷静冷静。回去后武田信玄毅然写下了一封保证书,以此来表达自己对高坂昌信的感情。

武田信玄的亲笔情书

信的内容如下:“我最近经常去看弥七郎是因为他生病了,作为领导表示对下属的关心也是应该的。我过去可重来没让弥七郎侍过寝,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将来更不会了。请相信我,我对原助你的心意天地可鉴,这些天我一直转辗反侧、夜不能寐我就怕你误会我,怕你感受不到我的爱意。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如果我骗你的话就让我天打五雷轰。本来啊我想将这些写到请纸上当一个正式文件给你的,但是我这边实在是人多眼杂,怕影响不太好,所以先暂时用这白纸写给你。宝贝你要是想要正式的话,那我明天再重新写一份给你”。请纸是出征和祭祀的专用纸,想用这个给男宠写情书估计也就武田信玄一个人了。看的出来信玄对高坂昌信真是满满的爱意。收到这封保证书后高阪昌信也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后来他在《甲阳军鉴》里这样描述:“我蒙受主公的种种爱护,在主公的呵护下,就像一朵牡丹花一样被培育成长”。

武田信玄

元服后的高坂昌信在信玄的呵护和关照下是飞速成长。起先担任100骑的大将,二十五岁时升为小诸城城主,之后直接三级跳当上了海津城城主,领九千石。可调动四百五十骑在武田家排第二。当时就有流言蜚语说高坂昌信靠的是信玄的关系。最终高坂昌信靠自己的实力多次打退上杉谦信的别动队,终于平息流言。还赢得了武田家第一战略家的美誉。被称作”逃弹正”的高坂昌信与攻弹正真田幸隆、枪弹正保科正俊被称为武田家三弹正。高坂昌信出阵时都是戴着面具,我想大概是跟兰陵王一样怕是样子太俊美无法震慑敌人吧。

游戏中的高坂昌信

武田信玄去世后,高坂昌信一度悲伤过度,甚至想切腹追随主公而去。爱是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不分性别的。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