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寺之变,两小时改变日本历史

1582年6月21日(日本正亲町天皇天正十年),日本发生“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自杀。这一年,中国是明神宗万历十年;著名的“救时宰相”张居正去世。同在这一年,教宗格里高利十三世颁布新历法,即国际通行公历。

织田信长(1534-1582),出生于尾张国的胜幡城(现爱知县西部名古屋市),原本是尾张国的大名,于桶狭间合战中击破今川义元而名震全国,后拥护室町幕府末代将军足利义昭趁势上洛,逐渐控制京都,之后提出“天下布武”纲领,将统一全日本作为目标;先后三次打破“信长包围网”,将各个有力敌对大名逐个击破。他成功控制以近畿地方为主的日本政治文化核心地带,使织田氏成为日本战国时代中晚期最强大的大名,推翻了名义上统治日本逾200年的室町幕府,从应仁之乱起持续百年以上的战国乱世步向终结。但在一统全国前夕,于京都本能寺遭遇心腹家臣明智光秀谋反,不敌***。

1580年,信长几乎完全平定近畿全境,进行内阁改革,罢免麾下拥有最大军团的佐久间信盛父子,将信盛流放高野山,又逐出几位元老家臣;重用明智光秀和羽柴秀吉,他们是忠实的信长政策与战术实践者。其他家臣人人自危,不少人***,但是都被平灭。1852年3月,信长灭亡武田氏,威望和势力如日中天,控制了以京都为中心的最富庶的半个日本,四周割据势力毛利、上杉、北条等,都无法与其相比。重新统一日本,创建新式中央政权,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信长麾下六大军团此时战况如下:

一是东山道军团,泷川一益担任总大将,与北条氏争夺关东地区。

二是北陆道军团,主将柴田胜家,正在***上杉氏。

三是南海道军团,主将为信长第三子神户信孝,目标是四国地区的长宗我部氏。

四是山阳道军团,总大将是羽柴秀吉,包围毛利氏的高松城。

五是山***军团,总大将是明智光秀,和秀吉所要面对的敌人都是的毛利家,毛利大军救援高松,秀吉写信向信长求援,信长命令光秀尽快增援。【这是关键,本能寺之变就起源于此】

最后是德川家康。他与织田信长是坚固同盟关系,对抗割据关东的北条氏。

1582年四月四日,羽柴秀吉进入宇喜多本城冈山,劝说高松守将清水宗治投降,但遭到拒绝。五月七日,秀吉重兵围困高松。高松城三面沼泽,一面有多道壕沟,羽柴大军难以直薄城下。秀吉将附近足守川河水灌入,高松城变成孤岛,彻底断绝与外界的联系。

毛利家对高松之战非常重视,毛利辉元亲统近五万大军前来增援,他两位优秀的叔父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也均从行。秀吉闻报,写信向织田信长求援。秀吉不料能够诱出毛利辉元等主力军,希望信长可以将主力调往西线,在高松城下与毛利军会战,一举全歼毛利军。于是信长命明智光秀等诸将前往增援,明智光秀是位才子,战绩辉煌,织田信长极为信任明智光秀,他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会死在最信任的人手里。

五月二十六日,一万三千名明智军进入丹波龟山城(京都府龟冈市)。二十九日,信长从安土出发前往京都,下午四时许进入京都,下榻四条坊门的本能寺,信忠住在妙觉寺。六月一日,明智光秀召集麾下最亲信部将五人,说明决心:“如有异意,请斩光秀之首。”五人拜伏应允。下午四时左右,明智光秀召集将领,告知说:“京都信使来报,主公要在京都检阅我家军队。”于是整队出发。士兵们不了解明智光秀的真实意图,认为信长想要消灭德川家康,因此派明智光秀趁夜秘密进军京都。这反映了兵卒对于织田信长的观感--信长毫无信义,诛杀盟友对他来说很正常。

明智军兵力为一万三千人,分为三队:光秀本队自保津翻山,经水尾天皇陵至嵯峨野,在衣笠山麓的地藏院布阵;一队由明智秀满等率领,由山***经过老之坂,渡过桂川;另一队由明智光忠率领,从王子村取道唐柜岳,前往松尾的山田村。这说明光秀目的不仅仅在杀死信长,还要趁机尽快控制京都地区。

明智大军进至桂川,光秀下达详细命令:“都去掉马蹄上包裹的东西,士卒脱掉草鞋,换上足半,铁炮手把火绳切成一尺五寸长,并将两端都点燃。随时准备战斗!”渡过桂川后,他鼓舞士兵说:“从今日起,光秀殿下即将成为天下人,即便如提鞋的低贱之辈亦当欢欣踊跃,竭尽忠勇。吾辈士卒有两处目标(信长下榻的本能寺、信忠下榻的妙觉寺),树立武勋便在今日。有什么愿望现在尽可以说出来。有兄弟子嗣之人自不必担心无人继承家业,无兄弟子嗣之辈尽可从自己的亲属中选出关系亲近者继承家业。众人封赏之高下,全系尽忠之深浅!”然后一指远方:“前进,敌在本能寺!

明智军半夜到达京都,六月二日清晨,叛军把本能寺包围得水泄不通。当时跟随在织田信长身边的只有数十人。据说信长最初猜测道:“是城介有异心吗?”城介指的是秋田城介,即其长男织田信忠,信忠近在咫尺,信长想到了老丈人斋藤道三与亲儿子兵戎相见的往事,以为儿子想要篡位。可见他对光秀谋叛,毫无心理准备。开战不久,信长的随从武士几乎全都战死。信长本人负伤退入内室,不久内室燃起熊熊大火,一代霸主灰飞烟灭,时年四十九岁。奇怪的是,在本能寺内竟然没有找到信长尸体。短短两三个小时改变整个战国历史。

与此同时,织田信忠就在妙觉寺,与本能寺直线距离不过600米,但是信忠立刻赶往京都二条御所。他认为:“贼党们必定已把守了各个要道路口,一旦途中遭遇就不妙了,还是不要作徒劳的移动。”没有及时逃往安土或其它坚固的城堡,这是织田信忠最大的失误。不久,明智光秀叛军便把二条御所包围。织田信忠见大势已去,切腹自杀,年仅26岁。至此,织田家所有在京都的人马几乎被斩杀殆尽,唯一幸存者是信长的亲弟弟织田长益。

光秀之谋叛,普遍认为是临时起意,策划时间不长,但以后事倒推,似乎隐藏着许多不为当时人重视的蛛丝马迹。

在受命西援羽柴秀吉后,明智光秀从安土返回本城,五月二十七日前往爱宕山祈祷获胜。二十八日,在爱宕山威德院西坊中饮酒唱和,这就是《爱宕百韵》。光秀连歌中有一句为“ときは今天が下しる五月哉”,意为:“这细雨绵绵的五月天啊。”然而土岐在日语中的发音正是“とき”,明智光秀出身土岐氏庶流,如果“とき”确为双关语,即可解释成:“五月间,土岐氏取得了天下!”据说连歌唱和时,光秀曾询问本能寺外濠沟的深浅,旁人回答说:“只是普通寺庙,无濠,将军问此何意?”光秀笑而不言。但他在凝重思索,以致吃粽子竟然出神忘记剥除粽叶

丰臣秀吉接到消息后,立即向毛利讲和,率兵东上,与其他信长家臣会合,十三日在山崎之战中击败明智光秀。光秀深夜逃往近江途中,被醍醐(京都市伏见区)附近村民视为败走武士,遭劫杀。然而,明智光秀跟织田信长一样,均死不见尸。

本能寺事变的最大受惠者是羽柴秀吉。秀吉始终是明智光秀的竞争对手,事事都比光秀略逊一筹。本能寺事变后,信长众臣均陷于混乱状态,只有秀吉保持冷静,联络各派击败光秀后又巧妙地立信忠嫡子为继任者,掌握了织田政权。另一个受益者是四国大名长宗我部元亲,以及明智光秀的重臣斋藤利三。织田信长原已决定征讨四国,并命三男织田信孝和重臣丹羽长秀聚在大坂城准备出征,六月二日正是织田舰队离开大坂打算进攻四国那天。长宗我部元亲是斋藤利三的妹婿,如果没发生本能寺事变,四国应该已被织田信长平定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