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深度解析日本的5种文化,了解日本人矛盾个性的根源

以前,日本向中国学习文字、文学、建筑、礼仪等;现在,中国民众也对日本的动漫、文学、影视剧、流行歌曲充满兴趣。随着两国文化交流的加深,越来越多人开始对日本文化感兴趣。

比如说,日本人为什么自杀率那么高?为什么他们总是那么客气?那么喜欢泡澡呢?

这些疑问,都可以在《菊与刀》这本书中找到答案。

《菊与刀》是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写的。

在二战后期,德国和日本败局已定,美国需要快速制定对战后日本和德国的政策。对德国好说,直接武装占领,然后管制。最大的问题就是,对日本怎么办?在美国人眼里,日本人完全捉摸不透,既彬彬有礼又蛮横无礼,既恭顺服从又心存叛逆和怨恨。

就这样一个完全没法捉摸的国家,为了制定政策,美国政府邀请了对亚洲文化有所研究的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希望她能研究一下日本的文化和国民性格,以此来帮助美国政府做决定。

于是她是通过对美国的”日本人隔离收容所”和美籍日本人的大量调查, 以及查阅大量日本资料写出了这本书。

1946 年,本尼迪克特把这份报告整理成书出版,并立刻成为畅销书。

《菊与刀》详细解析了日本的五种文化特质:等级文化、恩文化、义理文化、耻感文化、自我克制文化。

《菊与刀》:深度解析日本的5种文化,了解日本人矛盾个性的根源

1、 等级文化

日本有句话叫”各得其所,各安其分”,日本人从家庭、工作、国家等各个层面都严格按照等级秩序。

书中有一句话,”承认等级制的行为对他们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历史上,日本在封建社会时期,将人按等级分为各个阶层,皇室和宫廷贵族是最高的等级,然后是武士、农民、工人、商人,最底层的是贱民。

这种严格的等级秩序在德川幕府时期走向极端,那时对各个阶层的衣着、食物、住宿都做了详细的规定。比如说,有钱的商人,依然是等级很低的人,所以即使有钱也不能穿华贵的衣服。

而武士地位很高,有佩刀的特权,但是不能从事其他生产活动。比如你不能既是武士又是农民,也不能既是武士又是工人或商人。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武士只能靠不高的俸禄生活,而商人有钱却没什么地位,这就引发了后来的大范围联姻或者收养。

大量有钱的商人纳武士为女婿或者收养武士,武士获得了大量钱财,而商人家族也提高了社会地位,皆大欢喜。

在日本,家庭里的等级制度是非常严格的,而且每个人从小就要学会鞠躬。在家里男性地位高于女性地位,年龄大的地位高于年龄小的,辈分高的地位高于辈分低的。而且这种秩序不会因为孩子的长大而改变。如果父亲没有隐退,儿子不管多大,无论干什么事情都得请示父亲,得到父亲同意后才能去做。

在礼仪上,除了鞠躬还有很多种形式,日本人从小就要学习在什么场合行什么礼。语言方面也有敬语,小辈对长辈说话,一定得用敬语。连吃饭和坐姿都有很多要求,有时还要按照对方与自己的亲疏程度,行不同的礼仪,说不同的敬语。

虽然这些礼仪有些是从古代中国借鉴过去的,但很多礼仪中国人后来都淡化了,而日本人却发挥到了极致,甚至把遵守等级制当作一门艺术。

image.png

2、恩文化

日本文化中,一个人生下来就会”负恩”,这里的负恩,基本就跟负债差不多。

他们一生下来就觉得欠了天皇的恩情,一定要报答。 所以,这也是他们对天皇那么崇拜的一大原因。

恩可以被分为两种,一种是无限的恩,比如天皇和父母的恩是无限的,这种无限的恩是上升到义务层面的,对天皇的义务就是忠,对父母的义务就是孝。

遵纪守法就是对天皇最大的忠,听从父母的话、照顾父母就是尽孝。而且这是无条件的、必 须做的。哪怕法律不仁,也要遵守;即使父母做错了,也得服从尽孝。

还有一种是有限的、要在特定时间内偿还的恩情。比如谁在你困难时候把钱借给你,帮了你的忙,你日后一定要找机会反过来帮助这个人,偿还这份人情。 总的来说,日本人是从出生开始,就会背上各种”恩债”,这种观念也让他们很矛盾。

在日本人看来,接受别人的帮助是一种受恩,他们在受恩的时候心里常常很矛盾,觉得必须得偿还这种人情债,又怕不一定有机会偿还。

所以,在日剧或者日本小说中经常有这样 的情节:一个人递给另一个人一根烟,接受的人不是说谢谢,而是说”真过意不去。”类似的表达还有”这如何得了”、”诚惶诚恐”等等。这些都体现了日本文化中的负恩。

多数人都不太愿意背负太多的恩债,所以很多人不喜欢别人帮忙,不喜欢随便受恩,因为这会让自己背上人情债。反过来,他们也不太愿意热心地去帮助别人,因为这会让别人”受恩”,让别人背上人情债。

所以,日本人做事是能不麻烦别人就尽量不去给别人添麻烦。

image.png

3、 义理文化

“义理”这个词是日本独有的,据说日本人最烦给外国人解释什么是义理。

义理,在本质上是日本人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迫于人情、亲戚关系之类的原因,又不得不 去做。不做会被别人觉得不讲义理、不懂义理,也就等于说你这个人不讲人情,没有人情味。

一个人如果被别人这样认为,他自己会觉得蒙羞,感到耻辱。所以,日本人常说的”义理最难承受”。

义理在日本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对社会的义理,也就是对亲属的义理。亲属包括岳父岳母、 公公婆婆、侄儿侄女、伯父伯母甚至远房亲戚之类的。简单说,就是他们有困难的时候你要帮助,你不帮助就是不讲义理。

而事实上,你内心可能不太想帮忙,但迫于舆论的压力,怕别人说你不懂义理,所以硬着头皮去帮。这就是他们常说的,”我是为’义理’所牵连。”

在对社会的义理中,还有一种很重大的义理,就是武士对主君及其同伴的义理。但这种义理几乎没有不情愿的成分,对主人尽忠就就是对主人的义理。

另一类是对名分的义理了,就是使名声不受玷污的义务。这种义理要求严格履行自己的各项职责,以此保持自己的名誉。比如说欠债还不起钱,背上了污名,那么欠债的人就会以自杀来洗刷污名。

除了自己守规矩、保持自己的名声以外,还有消除和血洗诽谤和侮辱的义务,必要的时候还要对诽谤者进行报复,严重的还要自杀。

这在其他民族的人看来,是十分奇怪的行为。可是,日本人认为,如果受到了侮辱和诽谤却没有去报复,会使世界不平衡,而一个正派的人是必须使世界恢复平衡的。所以,在他们心目中,这种极强的报复心理不是罪恶,而是美德。

日本文化是尊重自杀的,认为它是一种光荣的、有意义的行为,常会听到他们说:”切腹自尽”。这也是日本一直自杀率高的 一个文化原因吧。

image.png

4,耻感文化

羞耻感在日本人的生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非常注重个人的羞耻感,任何人都十分注意社会和他人对自己的评价。

所以他们在生活中都尽量谨慎,悉心观察别人的行动以及一切暗示,总感觉别人在评价自己。一丁点小动作、小表情他们都能联想到很多。 这种耻感文化,是从小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培养的。

在孩子小的时候,很多大人不是通过讲道理,而是通过讥笑和嘲弄的方式来教育小孩的。比如说,大人在给一个小孩子戒奶,如果这时孩子吵着要吃奶,大人就会说,你看那个人在笑话你呢,这么大了还要吃奶,真丢人。

这种童年的耻辱往往会伴随人一辈子,因此很多人成年后会因为害怕被嘲笑和轻蔑,说话、做事都很谨慎,生怕被人耻笑,从而让自己蒙羞。

这种害怕蒙羞的文化,也让很多人不敢直面自己的失败。特别是在竞争性的事件中,失败的那一方尤为敏感,觉得因此而蒙羞。

这种羞耻感有时会变成前进的动力,但很多时候却会带来危险,因为它会让人沮丧,甚至走向极端,自我毁灭。这就是为什么不少日本人会因为工作没被录用而自杀,会因为一次考试不理想而一蹶不振。

所以,日本人是不喜欢直接竞争的,所以会想一些巧妙的办法来避免直接竞争。比如,日本到处都有中介,帮别人提亲、找工作,甚至辞职等等。如果公司要辞退某人, 往往不会直接沟通,而是通过中介人来沟通,以此避免直接的冲突。

image.png

5、自我克制文化

由于日本文化中礼仪较多,所以,自我克制几乎是从小就伴随着人成长的。

小孩小的时候,怎样坐,怎样吃饭,怎样对人鞠躬、说话,都要经过严格的训练,有些小女孩甚至连晚上睡觉的姿势都有严格的讲究。

对于很多孩子来说,大概从六、七岁开始,这些谨言、慎行、知耻的责任就要落到他们身上了。日本人普遍认为,克制才能使自我更有价值。

日本人在遇到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时都临危不惧,有序地疏离和应对。其实,这也是他们自我克制教育的一种。

在日本的教育中,哪怕在遇到灾难时,都要克制自己的恐慌,否则就是一种羞耻。就连女人生孩子时都要保持克制,不能太大声地喊叫,因为喊叫也是让人羞耻的。

日本人还会通过一些特别的训练来增加自控力。日本的传统中,有在冬天洗冷水浴的习惯,这就是为了锻炼人的意志力。在学校里,教室中故意不安装取暖设备,是为了让孩子在艰苦中得到锻炼。

还有一个自我克制的办法是强行绝食,也是为了锻炼意志力。他们不认为绝食会使身体受到损害,反而觉得只要能经受住绝食的考验,体力也会因为精神的胜利而提高。

虽说日本文化中极力推崇这种自我克制的能力,但是他们却并不反对各种享乐。谨慎克制与纵情享乐,看起来是很矛盾的,但在日本文化中他们却能两者兼顾。

而且,他们对肉体的享乐还发挥到了一种极致的境地。就像前面提到用冷水浴来提高意志力,但他们每天又要泡热水澡,而且无论贫富贵贱,大家都喜欢泡热水澡。作者本尼迪克特认为,这是 一种细致的肉体享乐。

确实,每天都能在木桶里泡个热水澡,的确是一种享受。 除此之外,日本人在睡觉和吃饭上这些事情上,也充分发挥了享乐的一面,据说当时他们普遍睡得早、睡得香;对吃的也尤为讲究,追求精致。

另外,还要提一下的是性享乐。 就像现在很多人都好奇,为什么日本那么传统严谨的社会,AV行业却那么泛滥和发达。

传统的日本人婚姻,跟我们中国以前一样,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在中国,大家起码还会诟病这些封建习俗,但在日本,他们却心甘情愿地接受,认为遵从父母之命是一种义务,是孝道。

在传统的日本男人看来,娶妻就是一种义务,这种义务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传宗接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日本男子只甘心过循规蹈矩的家庭生活,他们多半会去外面寻找性方面的享乐。

这些男人分得很清楚,娶老婆是责任,外面的情人、艺妓之类的都是享乐。而且,他们出去找情人几乎是公开的。

所以,这也就是日本人矛盾的一面,既严格地自我控制,又不排除各种放纵的享乐。

image.png

了解了日本的五大文化,其实也就能理解为什么日本人性格矛盾了,极端对立,就像菊与刀,一边温暖柔弱,另一边却冷血锋利。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