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日本–繁华背后一群生活在新宿歌舞伎町网吧里的单身女性!

在你的印象里,日本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可能 很多人对日本的印象都应该是,家家有车,户户别墅,可以经常出国旅游吧。其实哪个国家都有光鲜亮丽的一面,也有不为人知的灰色地带。今天,小爱给大家讲述的是一群”住在东京市中心,新宿歌舞伎町网吧里单身女性们的故事。。。

 全亚洲最大欢乐街,灯红酒绿的新宿–歌舞伎町!

    在这觥筹交错,看似繁华的夜晚背后生活着一群连“家”都没有的单身女性。你知道吗?据日本媒体的调查,在日本独身女性当中每3个人里就有一个人处于贫困状态。

    下面让我们就走进神秘的新宿歌舞伎町,去看看一群以“网吧”为家的单身女性们的生活故事吧!

东京,新宿

      在新宿的主街上,一抬头就能看到这家网吧,刚进门口就可以看到一整面墙上放着各种各样的方便面和漫画,

     外表来看就是一家极其普通的网吧,但是再往里走,就会发现有点不一样了,在每一个隔间外面都放着行李箱还有一些女性穿的高跟鞋和靴子。

甚至在隔间的门上还会放着各种毯子?地上放着绿植?

    无意间敲开一间门,这个隔间住的是一位40岁的女性,我们在这里先称她为A桑吧。

     放眼望去,在只有两平米的小隔间里,布置摆放了各种装饰品以及生活用品。门上面挂有风铃,地上放着香薰,不知道是不是很介意网吧的味道,同时竟然放了2个空气芳香剂。。。

衣服和手表也被整齐的归置起来

A桑生活在这个网吧一畳半的隔间里已经有9个月了!

A桑的工作是一名陪酒女,A桑说20岁左右时的她曾经有一份正常的职业,但是因为工资太低所以转行做了陪酒女。之后在陪酒时认识了一个男人并且很快就结婚了。

不过,因为知道她是做陪酒女的,男方的家长一直不同意,最后两个人没有办法,以分居收场。单身的她因为没有住的地方,也没什么钱,于是就在网吧长住了下来。

睡觉时,A桑就是这样窝在角落里。。。

这个隔间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已经看不出房间原来的样子了,其实平时日本网吧隔间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的

在这里给大家报告一下日本网吧的收费情况:

费用:24小时2472日元(连住30天以上,每天费用为1977日元)

淋浴服务(309日元)

洗衣服务(309日元)

时间内饮料可以随便喝!!!

在这间新宿歌舞伎町网吧里共有64个隔间,由于在位置正好在歌舞伎町的中心,几乎每天都是满室状态,利用者约4成都是女性,而且其中大多数都是长期利用者。

另一个隔间,住着30岁的B桑!

问起B桑的工作,B桑也是陪酒女,因为要赶去上班,一边化妆一边匆忙的接受采访。

B桑说:“到目前为止,她一直过着普通日本女性的生活,在做陪酒女之前她一直以为能进入陪酒行业的人必须得是漂亮的女孩,后来经朋友介绍做了陪酒女以后才知道要求根本没有那么高,现在在日本大学生当陪酒女都是超级平常的事儿,周围靠陪酒的工作去支付学费的人也挺多的。

     和B桑聊起来之后才知道,B桑在家乡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护士的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大概在20万日元左右,因为想变得漂亮,希望能赚更多的钱去整形,就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只身来到了东京。

     刚到东京时候每天会连续打3份工,那时B桑每个月能拿到30多万日元的工资,但因为想赚的更多,于是偶然间经朋友介绍来到的歌舞伎町,做起了晚上陪酒女的工作。

      B桑说: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曾经困惑过,到底是在这种不靠谱的地方上班,赚更多的钱好呢?还是去普通的公司上班拿一份稳定,微薄的收入更好呢?

    思来想去,觉得想让自己变得更漂亮,就必须要赚更多的钱。于是就进入了这一行业。据B桑说,她一直很努力的赚钱,存钱,但是整形就像赌博一样,她前后一共做了7次的整形手术。因为手术花了数百万日元,有时连房租都付不起。可是整形并没有改变她的人生轨迹,整形之后她也并没有比以前赚的更多,反而也许变得更少了。

记者:”那你整形这个事儿会放弃吗?“

B桑:”与其说想放弃,不如说不得不去整,毕竟年龄到了,我的工作也不是正规雇佣,不整的话我从事的这份工作可能也会做不下去了吧。“

接下来出场的是一名叫kyoko的中性打扮的23岁女生。

记者:”你住在这儿多久了?“

kyoko桑:”大概3个月了“

记者:”为什么选择住在这儿呢?“

kyoko桑:”因为之前的房租付不起,一直欠钱,再加上工作在这附近,这儿又便宜。“

kyoko打开钱包,只见里面有许多张不同网吧的会员卡,不过kyoko和上面几位网吧长住者有些不同,不用说行李,就是身上也没什么东西。现在手上的钱一共是13000日元(750人民币)左右。

kyoko桑:”不久前,去ATM看了一下银行卡,里面只有700多日元了。“

因为网吧里没有厨房,只能依靠方便面等速食来生活,kyoko的工作也是晚上的工作,但是出门前她并没有化妆,只是洗了两把脸,刷了刷牙。那她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呢?

kyoko桑:我的工作就是拉客的,为歌舞伎町的风俗店拉漂亮的女孩来工作。其实我也知道是违法的,但是为了活下去我也是没办法,如果不冒死做,我估计连饭都会吃不上。(在日本街头拉客是违法的)   

kyoko桑说:在她19岁那年和家里人发生冲突后就离家出走了,当时正在她漫无目的走在新宿歌舞伎町的街道上的时候,被人以同样的方式拉到这个行业里,一直混到现在!

这是当时离家出走时kyoko的照片

据kyoko桑说,如果拉到女孩去工作,可以拿到女孩收入的3.5%,一个月的工资大概能在15~70万日元之间,但是因为不稳定,所以也经常会处于没钱的状态。

之后kyoko桑给记者介绍了自己的一位同样住在网吧的朋友

两个人是在歌舞伎町认识的,这位朋友和kyoko桑一样,也是十几岁从家里离家出走,来到了都东京,现在过着网吧生活!

朋友名叫sayaka,sayaka也是从事着和风俗相关的行业,因为身材偏胖,也不够漂亮,所以并没有去上班的店,而是自己在一些风俗杂志,手机的交友软件上推销自己。

sayaka打开钱包,只有3000日元和一些零钱。不要看sayaka年龄不大,实际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一个3岁,一个才不到1岁。而且两个孩子都是和不同男性生的。

和第一个孩子的父亲已经离婚的sayaka,现在和第二个孩子的父亲也失去了联系,没有钱,没有地方住的sayaka只能把两个孩子分别放在不同的政府提供的儿童养育设施里。

采访里,sayaka说了自己现在的愿望,就是能租个房子,因为她想让两个孩子回到自己的身边,她想一家三口一起生活。。。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