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坎坷的觉醒之路

在世界历史上,古老的东方有一个民族,通过两次迅速的向先进文明学习,从而自己达到了快速的提升,一次叫大化改新,一次叫明治维新。

而这个富有学习能力的民族,叫大和。

实话实说,日本人其实在重大的变革之前,接受能力相当之弱。

公元1603年,超级忍者德川家康突然发力,接替1597年就郁郁而终的丰臣秀吉,成为日本新的掌权者,顺道欺负下丰臣家的孤儿寡母,随即在江户,今天的东京,建立德川(江户)幕府。

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坎坷的觉醒之路

建立德川幕府的德川家康

值得令人注意的是德川幕府和同一时期东方的满清政权一样,对外实行“闭关锁国”,特别是大航海时代来临后,世界范围内的航海贸易广泛展开。这一巨大的浪潮也冲击着幕府统治下的日本。

虽然远洋贸易给了日本带来各种商品贸易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的传教士。出于对西方宗教天主教的担忧和畏惧,幕府不得不采取一些列以禁教为目的的锁国政策,,加紧了闭关锁国的脚步。

公元1633年到1639年,德川幕府连下五道“锁国令”,从开始的单纯以禁教为目的而最终发展到全面的闭关锁国。

德川幕府的这一闭,力气有点用大了。

不但禁止除中国,荷兰以外的任何外国船只进入日本,而且也禁止本国人出国,比较过分的是,还不允许外国的日本人回国,违者将被处以死刑。

这样一系列极端的锁国政策,使日本彻底地与外界隔绝,成为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国家。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同一时期的中国也采取了差不多的政策,原因当然也差不多,事实上,不管是当时的日本也好,满清也罢,都对闭关锁国政策寄予了厚望,希望借此实现抵御外辱,维护国家安全和封建统治,当然也的确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至少是在一定的时间内保证了日本的和平局面,使其遭受列强的殖民统治的噩运没有过早的来到。

锁国下的宁静

尽管德川幕府的统治是极为落后 和不稳定的,但是依靠幕府的绝对支配地位以及推行锁国的对外政策,使得幕藩体制得以摇摇晃晃的运行了两个世纪。

但历史的车轮不会因为日本的落后而放慢前行的速度。

日本的封建保守,闭关锁国的消极理念和做法尽管可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根本不可能符合历史发展的进步要求,在这一点上,简直和它当时的老大满清如出一辙,必然被开放的,进步的国际潮流打得落花流水。

17世纪后半期,日本国内的商品经济的发展已经势不可挡,封建经济危机丛生。

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坎坷的觉醒之路

江户时代日本武士

商人阶层迅速崛起,出现了“大阪商人一怒,天下诸侯惊惧”的局面。而普通中下层武士和普通平民生活日益贫困。德川幕府对此束手无策。而资本主义萌芽在各地到处出现。

1837年,大阪发生了著名的大盐平八郎领导的市民暴动。由于这一暴动发生在日本的经济中心大阪,因此极大的震撼了幕府的统治。社会矛盾空前尖锐,幕府统治已经快要走到历史的尽头。

“黑船”惊醒日本梦

一直到19世纪,经历了200多年锁国的日本,仍然是一个落后的封建主义农业国。关键是西方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日本应该是个白内障,一点都没有发现。

值得讽刺的是,另外一个闭关锁国的东方国家的著名诗人黄遵宪曾经担任驻日使馆参赞的时候,写下了一首《樱花歌》将幕府日本孤芳自赏的心理刻画得入木三分:

承平以来二百年,不闻鼙(pi二声)鼓闻管弦。

呼作花王齐下拜,至夸神国尊如天。

芙蓉毒雾海漫漫,我自闭关眠不动。

一朝枪舶炮声来,惊破看花众人梦。

我觉得,写的很好,不过黄遵宪要是知道后来的满清同样因为同样的原因,被西方世界打得找不到北,会不会多少有点尴尬呢?

17世纪以后,率先发展资本主义工业的西方列强纷纷崛起,为了争夺海外市场和原料产地,它们将殖民扩张的触角伸到了远东,而地处东方航线末端,战略位置及其重要的日本自然而然的进入了西方列强的视野。

率先出场的永远是对土地有无穷欲望的俄国人。也不知道当时那些海上强国怎么搞的,沙俄在陆上跑了半个地球,而那些坐着高档军舰的英国人,法国人还没有来到,足以看出俄国人为了土地,不怕跑路,不怕辛苦的大无畏精神,今天的俄罗斯有这样大的版图,不是没有原因的。

从1711年开始,沙皇俄国先后派人到千岛,择捉等岛进行探险,并升上国旗,据为己有,由此埋下了后世日俄北方岛屿之争的祸根。1792年,俄国邮轮携带女皇叶卡捷琳娜大帝之命,以护送海难中获救的日本人回国为由,到达日本北海道,要求日本开港通商,但是因为幕府的拒绝而未能如愿。

不过此后外国军舰的频繁骚扰使幕府更加惊恐,于是发布了更加严厉的驱逐外国船只的命令。加紧加固海岸炮台,对近岸的外国船只一律进行炮击。

1840年彼岸的中国爆发鸦片战争,中国人还在比较纳闷,怎么这么远跑来打我,吃饱了没事干的时候,而日本却是举国震惊。

天朝大国顷刻间的掉落神坛使得日本重新认识了欧美列强的威力和闭关锁国的危害。

相当多的有识之士痛心疾首的呼吁:”鸦片战争虽然是外国之事,但亦足为我国之鉴!”并且积极寻求维新图存的治国良方。

当时的中国无人问津的《海国图志》在日本却是备受推崇。正如梁启超感言:“其术在今日之中国,不过是束阁覆瓿之价值。然日本之佐久间象山,西乡隆盛辈,皆为此书所刺激,间接演绎维新之活剧。为日本的探索做出了思想上的尝试。

但日本寻求自保的脚步还是慢了半拍,四条美国黑船不期而来,叩开了日本尘封许久的国门,也摔碎了走马观花众人的迷梦。美国仅仅只是用了四条船和船上黑漆漆的炮口,同时用武力相威胁,要求日本开放港口通商。

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坎坷的觉醒之路

黑船事件时的交谈

幕府官员怯于美国从没见过的像山一样庞然大物的的船只,迫不得已收下了美国国书。而日本在列强的炮舰威胁下,痛苦而艰难的迈出了开国第一步。

这一步时日本噩梦的开始,更是衰弱到极点后再度强大的重要转折。

倒幕开国

《美日亲善条约》签订后,世界各列强纷沓而来,如法炮制类似的亲善条约。日本的封建社会面临全面解体,陷入了半殖民地的危机之中。

在民族危机和内部矛盾双重作用下,早就走到尽头的幕府统治被推到了历史的悬崖边。

关键时刻,一大批改革派武士挺身而出,为日本的命运奔走呼号,代表人物如高杉晋作,大久保利通等,在未来的倒幕运动中扮演了主力军的角色。

当然,和所有的改革一样,改革派还对幕府抱有幻想,提出了“尊王攘夷”的口号,不过后面证明这个口号实在害人不浅,1858年,幕府突然行动,大肆搜捕,迫害尊攘派领袖,制造了著名的“安政大狱”。

正如在“安政大狱”中被捕的吉田松阴所说:“今日的幕府,诸侯皆已为醉人,亦为罪人!”然后慷慨就义。和中国的谭嗣同一样,在刑场上,他慷慨陈词:

吾今为国死,死不负亲君。

悠悠天地事,鉴照在明神。

就义时,他年仅29岁,我认为,他是日本殉道第一人!

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坎坷的觉醒之路

吉田松阴

面对惨痛的教训,日本维新派摒弃了“尊王攘夷”,继而提出了“倒幕开国”的主导思想,结果以长州藩为主力的倒幕天皇军在京都附近的伏见,鸟羽与幕府军展开死磕。结果死磕的力量是巨大的,倒幕军以少胜多,大败幕府军,取得了武装倒幕的关键胜利。而这场战争,在历史上叫做“戊辰战争”。

实话实说,天皇在这次战争中比较无辜,倒幕军以他的名义开展倒幕运动,天皇未必乐意。

不过谁又在乎天皇怎么想的呢?倒幕派在政府中的地位得到巩固,为下一步的明治维新顺利进行创造了充分的条件。

1868年4月6日,睦仁天皇率百官公卿,于京都御所的紫宸殿祭祀天地,在神前宣誓发表《五条誓文》:

其具体内容为:

一、广兴会议,万机决于公论;

二、上下一心,大展经纶;

三、官武一途,以至庶民,各遂其志,务使人心不倦;

四、破旧来之陋习,基天地之公道;

五、求知识于世界,大振皇基。

在宣读《五条誓文》的同时,还向全国发布了天皇的亲笔诏书,进一步清楚地表明了新政府的远大抱负。

诏书宣称:”朕与百官诸侯相誓,意欲继承列祖伟业,不问一身艰难,亲营四方,安抚汝等亿兆,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这一番豪言壮语不仅代表了天皇个人的心声,也代表了整个日本民族的呼喊。

虽然其内容虽然未能完全摆脱封建思想的影响,甚至还有一些军国主义色彩,但是却表现了新政府改革封建旧制度的和积极向西方学习的决心。它和《五条誓文》一起明确了日本走现代化道路的方向。

结语:

所谓”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既反映出民族意识高涨的日本国民奋发进取的精神面貌和渴望国家强大的迫切心态,同时也表达了他们对于国际强权政治现实的理解以及扩展势力和影响的勃勃野心。

在当时的多数日本人看来,唯有实力和强权才是最重要的。正如木户孝允所说:”皇国兵力不足以与西洋强国相匹敌,兵力未整之时,万国公法固不可信也。

以公法为名向弱国谋利者不鲜也。故余曰:万国公法者,侵夺弱国之工具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明治初年,日本就相继出兵台湾(1874年),并吞琉球(1879年),还把侵略的矛头指向同自己有着相似遭遇的朝鲜(1875年)。

日本在坎坷探索自己的救国之道的时候,却勃勃野心走上了对外扩张的道路,结果虽然是一时得救,终不是救国之正路,而在岔路上渐行渐远。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