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山口组再次分裂,这次直接改名了

日本黑帮高层疑遭对家仇杀 当街被扫射身中十枪身亡。

全世界规模最大、收入最多的黑帮组织之一日本山口组,又分裂了。

2月17日,日本兵库县公安委员会宣布,原来隶属于山口组的任侠山口组正式将名称变更为“绊会”,以示与其他山口组团体决裂。

兵库县神户市是山口组的总部所在地。根据日本媒体报道,山口组一年上缴的税负,曾经占到兵库县税收的70%左右。

任侠山口组注册的“绊会”由一个人的名字而来。2017年山口组闹分裂时,以织田绊诚为首的部分神户山口组下属的山健组成员就注册了“绊会”——嵌入了织田绊诚的名字。这是任侠山口组的前称,现在只是又捡回来了。

任侠山口组拥有约400名成员,主要由日本人、在日韩国人和在日朝鲜人组成。团体名字虽然变了,但其实运行机制没有变。织田绊诚还是带头大哥,总部所在地还是兵库县尼畸市,“敌人”还是六代目山口组和神户山口组。

这么多叫山口组的黑帮团体,说明山口组正在衰变。早先的山口组要威风多了。

山口组兴旺了一个世纪

山口组是一个港口的小工头山口春吉于1915年和50名码头装卸工创立的。早期也是寂寂无名,屈从于更大的暴力团体羽翼下。

但在二战后三代目田冈一雄时期,山口组迎来了好光景。此前,有势力的日本黑帮纷纷充当日本军国主义的耳目打手,在中国、朝鲜半岛等地干了不少坏事,在二战后纷纷遭到打击。

田冈一雄和他的“杯者”(结拜兄弟)们趁势夺取了码头工会的领导权,之后又介入日本演艺圈,玩“极道”。“极道”是“役者”的转音,指像“役者”(艺人)一样高调。山口组搞的最有名的项目是主办“民办二十大歌手演出”,这个项目就是现在赫赫有名的“红白歌会”的前身。

到1950年代,山口组已成为日本关西最大的帮派,转身为大型企业化的黑帮组织。在田冈一雄1981年去世时,山口组成员达到上万人,从属暴力团体达到559个。

虽然遭到过警方打击,但从未动摇根基,组织与日本政客也多有勾连。这期间,山口组势力传到了日本之外,在亚洲、美国也有活动。

到1990年代五代目渡边芳则时期,在越来越严厉的日本反黑法律压力下,山口组开始采取不与警方对抗的立场。之后,山口组的一些“为善之举”众所周知:1995年神户大地震时,山口组是最先到达现场救援的组织之一;去年G20日本会议时,山口组还下令成员临时停止活动。据美国媒体2014年的估计,山口组年收入可能达到了60多亿美元。

暴力+企业化+去黑化,山口组因此兴旺了一个世纪,但到六代目时期,大的裂变开始了。

日本山口组再次分裂,这次直接改名了

图片来自影视剧。

再度“黑化”导致大分裂

2005年,山口组由司忍接任六代目。

但随后司忍就被捕入狱,最高权力出现真空。山口组设立了执行部主管经济,并增设了“干部”岗位分别行使六代目的权力。

权力真空必然导致权力争夺。山口组的其他大哥开始频繁使用暴力手段攒积分。他们瞄准的是关东的另两大黑帮组织住吉会和稻川会。这两大帮派都以赌博起家,在日本叫“博徒系”,他们比山口组兴起更早,住吉会更是在明治年代就有了。

山口组野心家们的一系列刺杀行动,导致山口组的“白化”进程中止,除兵库县外,其他各县纷纷再度把山口组列为暴力团体。山口组对大打出手的内部成员予以惩处,10%的直系组长遭“绝缘”、“除籍”等处分,对于有荣誉感的资深帮派成员来说,这是奇耻大辱。内部分裂由此出现。

司忍于2011年出狱,权力真空似乎是填补上了,但司忍面临两个挑战。一是六年在监狱里没有培养出足够的权威,二是运气不好,出狱正赶上金融危机还没有结束,山口组过去擅长经营的传统行业仍然萧条。直系和下属社团没饭吃。

这导致山口组再次分裂。2015年,执行部主力山健组大哥井上邦雄带领13个直系组织出走成立神户山口组,2017年,织田绊诚等人又成立任侠山口组即“绊会”。

任侠抵不过山头和金钱考验

在北野武、杜琪峰等导演的黑帮电影里,帮派成员总有侠义的,日本通常用更符合古汉语的“任侠”一词。

“任侠”也确实是山口组等日本黑帮喜欢的人设。但再仗义也抵挡不住山头和金钱的考验。

仅机构设置这一件事,就决定了团结不可能长久。

山口组结构复杂,为首的是组长,其下有若头(相当于CEO)、干部(CEO候选)、若头付(CEO秘书)总本部当番责任者(值班警卫)、区域长(堂主)、庆吊委员(红白事主管)等序列。每一个序列都是一个山头,都有自己的一帮小弟,也有自己的本部地。

而且不一定是序列低的实力就低。像目前神户山口组的大哥井上邦雄,在山口组总部只是执行部的“干部”,属于第三梯队,但可以纠集6000人马。而六代目司忍的直系力量,目前只不过5700人。

力量与地位不匹配,势必导致组织管理混乱,即经济学的“委托-代理”关系不畅。

此外,组织的利益分配结构也有问题。山口组是传销式利益结构,下线要给上线交钱。由于经济形势不佳,六代目以来,下层组织上交到组长一级的费用翻了一番,下层组织苦不堪言。前一阵日本黑帮卖奶茶的新闻,说明下层组织被迫无所不用其极找钱。

山口组历史上不乏仇杀,但并没有导致大分裂。企业化外衣下的山头主义和传销结构,才是山口组陷入分裂的主要原因。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