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陷入“多死社会”,火化前需在这个地方等待一周以上

东京都内的斋场职员对客户说:“轮到您的葬礼举行前,您需等上一周以上的时间。”

现在,因葬礼不能按自己希望的时间举行,需等候多日的“葬礼难民”在增加。据东京都内的葬礼公司阿凡福尼斯透露,有人希望在白天的时间段举行告别式、火葬,但是由于殡仪馆的预约已排到在一周后了,不能如愿举行葬礼的情况在增加。

据厚生劳动省统计,目前日本一年死亡人数约为130万人。但到了2030年,二战后的婴儿潮一代将迈入80岁,一年死亡人数将达到160万人。领先于世界进入高龄社会的日本,正朝着未曾体验过的“多死社会”前进。

日本陷入“多死社会”,火化前需在这个地方等待一周以上

火葬场不足所产生的“葬礼难民”

在东京,火葬场和殡仪馆前所未有的拥挤不堪。据东京都福利保健局统计,东京都内每年死亡人数约11万人。平均每天有300人以上死亡,但东京都内的火葬场只有26处(其中8处是岛籍部)。

保冷库里总是挤满了尸体。据葬礼公司庆典代表佐藤隆博先生介绍,在高龄劳动者体力低下的冬季,特别是夹在年末年初的12月、1月的拥挤状况尤为明显。八王子市斋场的接待职员说:「在繁忙期的很多时候并不能满足家属的期望时间,甚至会出现等上7天才能进行火葬的情况」。

日本陷入“多死社会”,火化前需在这个地方等待一周以上

火葬场不足背后是由于新的火葬场的难以建设。即使提出了新的火葬场建设计划,但当地居民认为此举会有损土地的商业价值,而表示反对。

拥有59万人口的琦玉县川口市没有政府运营的火葬场。因为围绕着火葬场建设问题,居民的反对运动此起彼伏。迫于无奈,政府做出了在自然公园和高速公路的停车场旁并设火葬场的破例决定。

宫城县岩沼市基于火葬场老化的理由,公开征集了迁移地的候选地。2013年,虽然从应征的市内4处地方选出了候选地,但是遭到居民排斥,甚至要打官司,最后新火葬场计划变成了一纸空文。但到了2030年,二战后的婴儿潮一代将迈入80岁。

日本陷入“多死社会”,火化前需在这个地方等待一周以上

 “清晨”“友引”日也全力运转的火葬场

在火葬场难以增设的状况下,各县市均提出了“延长营业时间”的建议。由于将火葬安排提前至上午开始,东京都南多摩斋场每天的火葬数由17件增加到27件。

八王子市斋场原本是极力避开在年末年初和“友引”日(日本火葬场休息的传统节日)进行葬礼的,现在也被迫营业。大阪市正在商讨将现在10点到4点的火葬时间前后延迟几个小时。一般在火葬后会在炉前捡骨头,大阪市甚至考虑将转移地方捡骨头,以提高炉子的回转率。

日本陷入“多死社会”,火化前需在这个地方等待一周以上

多死社会的新生意“遗体酒店”

在排队等候拥挤的火葬场时,遗体应该放在哪里?这对家属来说是迫切的问题。“遗体酒店”就是关注到这一需求后应运而生的新业务,并已经在首都圈,大阪等地开始营运。

大阪北区的“接力酒店”在重新装修后于2012年开业。据老板栗栖喜宽先生的所说,他看准“多死社会”的即将到来而进入了这个业界。谈到动机:他说“今后葬礼难民一定会增加。我想给他们提供经济上负担较少的告别方式”。

日本陷入“多死社会”,火化前需在这个地方等待一周以上
日本陷入“多死社会”,火化前需在这个地方等待一周以上

遗体酒店的作用不仅仅是安置遗体,也给死者家属提供住宿,家属也可以在设施内举办守夜和告别仪式。与传统的殡仪馆相比,区别主要在于价格体系。据日本消费者协会统计,葬礼费用平均约200万日元。但是,这个遗体宾馆里包含遗体的搬送、安置、守夜、告别式、火葬等活动,大约需要45万日元左右。若省略守夜和告别仪式,最终费用会低于20万日元。

栗栖先生说:“每个家庭的送别风格不会一成不变,但是我们希望这个地方能成为适合家属和故人度过最后时间的地方。”

在大阪市经营洗衣店的女性(75岁),去年在这家宾馆送别了继姐姐。“她本人生前曾说过,为了不给大家造成负担,希望大家能在遗体旅馆为她送行。”遵循死者的遗言,她选择了这个酒店。

一位50岁的男性,因住在大阪的父亲突然死亡,用网络检索发现了遗体宾馆的存在。自己本人在东京生活了很长时间,对大阪的葬礼场一无所知。一开始为了应付找不到殡仪馆的紧急情况,他委托酒店安置遗体几天,后来得知这家酒店可以举行守夜、告别仪式,于是就在这里进行送别了。

对老年人心理十分了解的近藤勉氏(神户医疗福利大学・原教授)指出:“不想在自己葬礼上浪费太多钱的想法逐渐在老年阶层传播”。他称价值观朝着多元化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大规模的葬礼和漂亮的坟墓不是必要的。不断增加的“献体登记者”

在“多死社会”到来前,为大学医学部的解剖实习提供自己的遗体的“献体”志愿者数量也在增加。据全国慈善解剖联合会统计,目前志愿者人数超过26万人,是30年前的4倍。1985年当时,在解剖实习中使用的遗体有一半是警察提供的身份不明者的遗体,而现在大约100%是志愿捐献的。

日本陷入“多死社会”,火化前需在这个地方等待一周以上

如果希望在死后捐献遗体,需要事先在医科或牙科大学登记,并且需要获得2人以上的亲属同意。一般流程是登记者死亡后,遗体会被运送到大学,随后花费3~6个月进行防腐处理,最后花费3~7个月解剖学习实习。在全部结束后火葬,遗骨归还给家属。遗体搬运和火葬的费用由大学方面承担,也可以将遗骨放入大学的骨灰堂。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

人死后,身体被随意切割都不可怕了。

敷村Sagano先生(85岁)希望在60岁后半段时登记捐献遗体。他没有结过婚,从年轻一直工作到退休,退休后也是一个人生活。敷村先生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烦恼的是墓地问题。

因为没有孩子,所以即便建了自己的坟墓也只会成为无人关心的坟墓。坟荒会给别人添麻烦。对于口头禅为“无论如何都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的敷村先生来说,献体是一种充满吸引力的选择。

献体有“不用承担火葬费”、“不用留下墓地”这些经济上的好处,但据近藤先生的话来说,这些不完全是献体志愿者增加的理由。以敷村先生为例,独居老人在增加是大背景。

“一个人度过的时间多了,老年人自然会面对和思考自己的死亡。在这当中,作为对社会有贡献的最后一次机会,倾向于献体的人自然后增加”,近藤先生说道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