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日本养老院,做国内最赚钱的老年人生意

日本是全世界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已经发展了几十年的养老产业,而中国即将迎来老龄化社会,从日本的老年人市场借鉴,看如果做中国的养老产业。

中国的即将步入老龄化社会


大家都知道,现在中国的老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做老年人生意有很大的商机,今天我将分享分享怎么做老年人生意,第一部分,我来说说现在的中国的老年生意的现状,第二部分,我将重点说说从日本的现状来看中国未来的老年人生意市场,因为日本应该是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了,他的现状有特别有借鉴意义。

借鉴日本养老院,做国内最赚钱的老年人生意

2005-2015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变化趋势图

偏门的中国养老生意现状


我先说现状,中国的老年人生意现在还处于萌芽阶段,甚至是特别乱的阶段,各种老年人“骗局”特别多,那天,我妈回家特别开心,她告诉我她又到楼下去做了免费的理疗体验,老板还免费送给了她一些所谓的土鸡蛋,我内心想,老年人只要开心,也是蛮好的,突然又有一天,我妈回来跟我说:“他们要搬家了,现在正在处理理疗设备,都处理十多台设备了,看我们家要不要买一套,隔壁的张大爷糖尿病和失眠都治好了”,我说:“妈,你赶紧打住,他们在这里让你们免费去体验,又隔三差五的小恩小惠,就是想最终想赚你买设备的钱。”果不其然,那家理疗店门口挂了那么大一个横幅:“最后一天了,不走不是人”,结果2年了都还在一直处理设备,据说一个只有30平方的小店处理了几百台设备,实在是佩服佩服。

借鉴日本养老院,做国内最赚钱的老年人生意

这样的场景在我们身边应该多多少少大家都经历过或者听说过,什么卖老年人理财产品的,特别是现在很多p2p公司在银行大堂租个办公桌就开始冒充银行工作人员骗老年人了,什么卖墓地的,什么卖保健品的,各种花式骗法,看准的就是老年人和现代社会脱节,但是这些都不是长久的生意,不具备可持续性,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的。

日本的养老产业现状


如果要可持续发展的做老年人生意,我们还真得向日本学习,不能玩点花式的技巧就完了,一定要走正道。日本是全球老龄化特别严重的国家之一,它在老年人市场已经走了很多年,有特别多的经验可以学习。比如就说日本的养老院,光养老院的类型就分了11种,什么养护型、康复型、疗养型、日间临时型、短期寄养型、经济型、集体住宅型、高级公寓型等等,分得非常细。而且从数量上来说,也是特别夸张的,大阪的人口只有267万人,相比上海的2400万人,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口,但是养老院却有341所。不说养老院了,2017年6月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养老、辅具及康复医疗博览会”上,日本的轮椅、拐杖和护理床等相关用品多达4万种,所以,中国在真正的养老产品上是远远落后的,这也预示着有大量的商机潜力在里面。

借鉴日本养老院,做国内最赚钱的老年人生意

日本养老院实拍

日本松下集团也开设了养老院,做了很多黑科技产品的创新,比如每一位老人都会佩戴一个定位仪,手指粗细,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准确的定位到老人的行踪,只要一摁按钮,护理人员马上就能赶到。在房间里,老人的床脚也有探测仪,如果老人不小心摔到床下,探测仪也会自动报警,通知控制中心。床单的夹层里也有探测器,知道老人是否大小便失禁。在厕所里,马桶盖和马桶座专门用了不同的颜色,防止老人弄错,如果入厕时间过长或者有异常反应,头顶上的探测器就会智能分辨,通知控制中心。在房间的书桌上,放着一台传真大小的液晶显示器,上面装着摄像头,这就是一个远程的医疗终端,只要触摸屏幕,老人就可以进行简单的身体检测,比如量血压、脉搏等等。测量的数据自动记录在机器里,一摁发送键,数据就发送到了医疗中心,医生看到数据,就可以通过视频电话和老年人沟通。

借鉴日本养老院,做国内最赚钱的老年人生意

日本老人女用夜壶

借鉴日本养老院,做国内最赚钱的老年人生意

有的老人记不住自己的房号,可以贴自己最喜欢的画到房间号上,以便识别,贴心的细节设计啊

借鉴日本养老院,做国内最赚钱的老年人生意

日本养老院的老人洗澡的浴缸

借鉴日本养老院,做国内最赚钱的老年人生意

日本养老院里可以用脚蹬的轮椅车,以免腿脚的彻底老化

听到这里,你可能会说日本的整个医疗养老体系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了,和中国的现状不能比,其实前面说的这些黑科技技术问题都不是问题,在中国一样可以低成本的生产出来,养老体系虽然没有日本那样成熟,但是这个商业模式的过度版本,在现在的中国同样是可以实现的,比如把这些黑科技的老年产品生产出来以后和广大的物管企业合作,当检测仪器报警的时候,比如老年人的水表、电表1周没动了或者是老年人在厕所里2小时不移动了,这个时候物管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冲上去看看老人的情况,是完全可行的,平时没事的时候,物管还可以在营养师的建议下给老年人买买菜、送送米什么的,而每个月,只需要老年人的子女支付100元或者200元的看护服务费,这是很有可能有市场的,而对物管来说也非常的乐意,因为多了一块可以增加营收的新业务。

日本的养老主要有三种主要的形态,养老院养老、居家养老和社区互助养老。

日本的养老院现在的数量已经超过了2000家,平均拥有50间以上的住房,人均面积不低于18平方米,日本政府企业在建设养老设施时,十分注意专业化细节,如住宅居室设计、家居用品设计、餐饮配备、看护和服务人员培训等。由于每一个专业问题都涉及更为深入的细分领域,养老院的主办方往往将这些细节外包给专门企业。因此伴随着养老设施的社会化建设和运营,带动了一大批“老人用品专卖”、“老年餐饮专营”、“老人之家管理咨询”、“养老服务人员培训”等等很多相关行业企业的发展,催生出一个以养老设施为核心的“养老院经济”产业链。

养老院因为一般建在郊外,亲人探视不方便,老人也有一种“被社会遗忘”的感觉。因此,日本养老的重心也逐渐向居家养老偏移,社区周边的养老企业会给老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包括上门护理、上门帮助洗浴、日托护理等等很多服务。更有意思是在中国有幼儿园、托儿所,而在日本有托老所,家人如果上班或者出去旅游,都可以把老人托付到这里,回来以后再接走。一些具有商业色彩的托老所还打出了“特色服务”,比如,有些机构会强调他们主要“针对的是老年男性”,器械技能训练为主;有的会强调他们“针对的老年痴呆的老人”,有的日托所则强调自己的煲汤“有营养”。

1970 年日本就步入了老龄化社会,到 1995 年则晋升为老龄社会,2007 年则步入超老龄化社会,这些现实压力让日本的养老产业发展走到了世界的前沿,日本之所以这一块发展那么快是因为日本有一种特殊的养老保险——“介护保险”,中国也有养老保险,但是这仅仅是针对退休了以后能够吃得起饭,但是对真正意义上的“养”是没有针对性的支持的,比如老年人行动不方便,就需要有人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特别是老年痴呆和老年残疾的养老,对中国的子女来说是非常现实、压力非常大的事情,这一块中国暂时是没有做社会保险层面上的政策支持的,而日本就不一样了,那么多企业挖空心思的做养老产业,是因为他们可以从保险基金里赚钱,这样就日本的养老产业的企业就可持续性的发展和创新了。

日本的介护保险是2000年的时候推出的,属于基本社会保险,和我们的“五险一金”一样,是预先从工资里扣除的,法律规定年满40周岁以后就要开始缴纳保费,而老了以后享受的前面讲的各种高大上的养老福利只需要自己支付10%的费用,而剩下的90%都有保险来完整支付,真的是太爽了。介护保险不同于医疗保险,其保障的不是治病,而是照顾,是老了之后有人帮助你。所以在日本,加上其他的保险政策,日本的老年生活是以国民年金、医疗保险、介护保险这三重保险全面保障的,导致了日本的养老产业非常的成熟。

中国普及护理服务的关键在于引进中国版的护理保险制度,有个好消息是北京和上海的部分地方政府已开始试点了。在北京海淀区,根据生活能力将被保险人划分为“轻度失能”、“中度失能”和“重度失能”3个等级。如果是重度失能,政府每月补贴1900元。居民按年龄每月缴纳70~90元左右保费即可。如果能在2020年前在全面的推广这套养老制度,中国的养老市场可能出现爆炸式增长。而根据中国国务院下属的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预测,中国的养老产业规模到2030年有望达到22万亿元,所以未来的2020年到2030年之间,是中国养老产业的黄金发展期,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想进入中国养老行业,现在差不多可以开始动身筹备了,之前看了一篇新闻,上海已经有养老企业在开始把房地产和养老结合在一起商业运作了,比如老年人一次性购买房产的使用权,然后每个月再支付一定的生活费等等,很有意思。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