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闭关锁国是所有中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痛,当年满清统治者自认为是天朝上国可自给自足,其他国家不过是蛮夷之辈,所以完全不需交流通商,并自信满满地拟定了闭关锁国政策。但好景不长,很快大清就在鸦片战争中被外国的坚船利炮轰开了国门,恍然大悟的统治者试图补救,进行了洋务运动等来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但为时已晚,在列强的轮番侵略下,中国开启了屈辱的近现代史。

这样的闭关锁国政策给我们带来了惨痛教训:盲目的排外,不与外界沟通只会导致自身狂妄自大、坐井观天,从思想、军事和经济各方面都与世界脱节。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我们必须要将自己与世界紧密联系,了解未来的发展趋势并吸收先进思想更新自我,这样才能让我们中华民族雄峙于世界民族之林。

但您可曾知道,咱们的邻国日本也曾经实行过锁国政策,而且锁国时间之长,锁国程度之猛都远超清朝,甚至因此还闹出了很多大笑话。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在日本的西班牙人)

日本为什么要锁国呢?咱们得从日本和西方的思想文化碰撞开始说起。

1549年以西班牙人为首的基督传教团将目光投向东方,他们试图在那遥远的地方也建立起对主的信仰,日本就是目标之一,于是许多主教坐着商人的船来到日本开启了布教生涯,这就是西方思想传向日本的开始。

天主教有个特点,每当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一定要和当权者和社会地位高者搞好关系,再通过他们的权力和威望去推行教义。天主教首选本是日本京都,可时值战国时代,京都形势复杂,所以天主教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日本西国地区。不过出乎主教们的意料,天主教在西国地区颇受欢迎,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当时西国沿海各大名为了确保和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贸易顺利,所以对天主教的传教颇为欢迎。他们认为和天主教搞好关系会有助于他们购买西洋军备,所以天主教获得了以大内义隆和大友义镇这两个西国大名的支持。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大村纯忠就命令领地内人口全部改宗,一度6万人成为“吉利支丹”)

在12年后的1562年,日本终于出现了第一位受洗的大名大村纯忠,这说明天主教的宣传已经初见效果。毕竟连大名都忽悠成了信众,这个货甚至把长崎港及茂木等贸易地区心甘情愿的送给了耶稣会,可以说被洗脑洗得不轻。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大名们(包括高山重友、小西行长、蒲生氏乡、有马晴信、大友宗麟、黑田官兵卫等)对天主教都十分友善,他们或者主动开放领地、招揽宣教士,或者大力鼓励百姓信教,更有夸张的直接把土地捐给教会,大力推动了日本天主教的发展,而在日本的天主教徒则被称为“吉利支丹”。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织田信长还会穿起欧洲的服装)

然而真正让天主教在日本突飞猛进的却是一位不信教的大名,尾张的大傻瓜织田信长。1569年耶稣会会士弗洛伊斯前往京都,拜见了霸业在望的织田信长。作为日本首屈一指的大名,织田信长为人叛逆,思想开明,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织田也是很早就使用火绳枪的大名),更关键的是信长与本土的佛教势力一直是生死对头。不得不提日本的佛国大名本愿寺一向宗了,这些个光头和尚没少给信长添麻烦,而作为报复信长以火烧比睿山,屠杀长岛城百姓、猛攻本愿寺老巢反击,所以被佛教称为第六天魔王。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大大名大友宗麟也是个有名的天主教徒)

出于对天主教的浓厚兴趣,同时希望借助天主教抵消佛教的影响力,信长会见耶稣会会士多达31次!他并默许了天主教在日本境内的传播布教,成为了天主教的最大后台(在影视剧中我们还能看到信长穿着西式服装)。有了这么个大佬支持,天主教在日本的传播布教大为顺利,发展了超过200多座教堂,15万信徒!在1582年北九州的三个大名还派遣了一支少年使节团,前往欧洲朝见教皇。民众基础如此深厚,如果按照这个步骤下去,日本将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基督教国家。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与织田信长不同,丰臣秀吉对天主教充满了疑虑)

但没过多久织田信长死于“本能寺之变”,继承信长霸业的丰臣秀吉对天主教的态度可大不相同。在征讨九州过程中秀吉看到了繁盛的天主教和无数对天主虔诚的信众,某些地区主教的命令甚至比领主的话还好使,子民们对天主教如此狂热追捧引起了秀吉的忧心,有本愿寺一向宗在前,这些天主教会不会也圈地为王,不服从自己的领导?

作为一个合格的政客,秀吉对宗教介入政治本身就十分敏感,再加上天主教也不是什么白莲花,咱们来看看所谓“爱心,施善”的传教士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方济格在写给教皇的信中就这样说:“从异教徒手中拯救日本人的灵魂,使其成为罗马教皇所有,使之成为葡萄牙与西班牙国王的忠实臣民。”

您看看,这就是打着上帝的旗号实现自己的殖民野心嘛!这些欧洲人的观点就是:日本的神道教和佛教都乃异教,只有信仰上帝才能解脱,所以你们日本乖乖接受我们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统治不就行了?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高山右近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主,甚至不惜违抗秀吉的旨意)

于是在主的呼唤下,基督教徒们为了所谓的净化天主教领土采取了一系列“恐怖措施”,比如说在天主教能够发挥政治影响力的区域,禁止佛教徒居住,强迫领民改宗,摧毁寺庙和神社。天主教大名高山右近甚至拒绝了丰臣秀吉的要求,把自己的一生都虔诚的奉献给了上帝(秀吉要求高山右近信仰神道或佛教,不许再信仰基督,右近拒绝了)。

你们这是想造反?愤怒的丰臣秀吉下达了著名的《伴天连追放令》,命令传教士们不允许传播天主教义,这就是禁教运动的开始。公元1596年,一艘从马尼拉去墨西哥的商船圣菲利普号被风暴吹到日本土佐,秀吉在扣押商船上讯问船员。傲慢的船长夸耀西班牙的殖民成绩,并且说天主教是征服先驱。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长崎殉难的26个天主教徒墓碑)

啥玩意?这下秀吉彻底暴怒,他认定天主教的背后就是西班牙和葡萄牙,他们通过天主教来对日本进行文化渗透,并试图将日本变成殖民地,外国人都不是好东西!秀吉下令在京都和大坂逮捕了26名教士和信徒,将之处死,并对在日本的外国人大加排斥,这拉开了日本闭关锁国、清洗天主教的序幕。

丰臣秀吉死后天下归德川家康所有,为了加强贸易,家康倒是很优待来日本的荷兰、英国商人,也并不禁止传教士们传播天主教,家康还任命了英国人威廉·亚当斯作为自己的通商顾问,并给他改了个名字叫三浦按针。在家康的带领下,大名们也纷纷发展南蛮贸易,传教士在日本总算恢复了一些元气。这一时期大名们信仰天主教也颇多,比如说独眼龙伊达政宗就曾派家臣支仓常长前往欧洲,谒见罗马教皇和西班牙国王,要求通商。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德川家康也从一开始对天主教的支持变成了禁止)

但问题在于,天主教宣扬的上帝万能理论就是在动摇统治者的权威,大名们和南蛮国家通商也获得了大量的物资、武器和金钱,这些人手上有钱,兜里有枪,还会服从幕府的统治?正当家康对此疑虑不已时,“冈本大八事件”更把西国大名们和西班牙、葡萄牙等商人勾结,沆瀣一气的龌龊事抖了个干净,这也激起了家康对天主教的愤怒。家康宣布天主教为邪教,命令日本全国百姓不再信仰基督教,否则会被流放、处死。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元和大殉教)

德川家康死后,历代将军们对外国人也没有什么好感。1615年,幕府将军德川秀忠发布禁令,外国商船只能开到平户和长崎港以外,其它各港一律禁止,日本船也不能开往菲律宾,全国搜捕、屠杀天主教传教士和教徒。在秀忠看来,别说那些坏心眼的传教士了,你们这些做生意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在日本,蓝眼睛白皮肤的外国人受到驱逐,信仰天主教的百姓更被要求改信佛教或神道教,否则将会被流放甚至处死。

在长期的残忍政治压迫下。公元1637年,在天主教最早传入、浸淫最长,影响力也是最大的九州岛原地区民众不堪领主的残酷剥削,揭竿而起,绝大多数参与者都信仰天主教,他们打着天主的旗帜,高喊着要为主牺牲,首领天草四郎更是从小就居住在长崎港,虔诚地信奉天主教,所以这是一场带有宗教性质,有组织有预谋的叛乱(甚至有天主教的指使)。为了镇压起义,1638年幕府调集十几万大军前往镇压,残忍杀死据守原城的三万多名群众!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岛原之乱彻底宣告了幕府锁国制度的形成)

大规模叛乱彻底的断绝了天主教甚至是外国人和幕府之间的缓和余地,这直接促使日本完全实施闭关锁国政策,所有南蛮人都被看成潜藏的威胁对象,相关贸易全部断绝。葡萄牙人、英国人、西班牙人纷纷被驱逐,只要是从海外回国的日本人一律处于死刑。只有荷兰人向日本保证绝不传播基督教,并在长崎的出岛建造商馆,保证不踏入日本内地一步,这才勉强留了下来。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德川家光时期,锁国正式形成)

至此,日本锁国正式形成。为了保证日本人民思想的纯洁性,幕府在锁国上颇花了一番心思。现在西方人不能踏入国土半步,不能与日本百姓接触,这样就可以保证百姓们不会受到这些洋鬼子的蛊惑,但是咱们还得和中国人做生意啊,要是中国人的商船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带坏了百姓们那该怎么办?

于是幕府设立了书物目利、书物改役等官职,并委派相关人员严格检查,不得使有害书籍传入日本。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兵法书被严厉禁止带入日本)

啥叫有害书籍?首先就是兵法书,什么《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孙膑兵法》,只要是涉及到军事啦、打仗啦都不行,老实的老百姓看这些干嘛?学了想造反不成!

而还有就是宣扬天主教的书,什么主啊上帝的,一律不许出现,除此以外还不许写关于西方国家的信息,什么西班牙、葡萄牙,了解这么多干嘛,想造反嘛!因为这还出现了许多让我们哭笑不得的事。1695年长崎奉行在检查中国商船时,发现了发现了一本《帝京景物略》,管理人员们如临大敌,首先将商船封锁起来,严禁船员登岸,并快马加鞭的送去江户供将军核查。

日本差点成为天主教国家?要不是幕府锁国,日本可能成西方殖民地

(连书里写了天主教的名字都被视为违禁,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这《帝京景物略》是本什么书,为什么让日本人如此大惊失色?说来惭愧,这是一本过时了的北京城的旅游指南……而之所以日本人这么紧张,那是因为在这本书里提到了北京城内的天主教堂和天主教士利玛窦的坟墓……幕府对此表示要严肃处理,虽然这本书没有宣扬天主教义,但书里提到了天主教,如果百姓们看到了肯定就会心生对天主教的向往和怀念。这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所有书籍,注意是所有书籍,连天主教、传教士这些字提都不能提,最好就不用这几个字!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