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免费教育的代价

9月的日本,暑气还未消退,商场就做羽绒服促销。棉服、毛毯,厚外套、滑雪板,火锅,这些原本只在冬季热销的商品,还没等入秋,销售就一派火热。

这场销售潮的推手,是10月1日起施行的税收新政。消费税是日本的第二大税种消费税,相当于中国的增值税,每个流通环节都征收,对经济影响特别大。本次税率调整,是从8%上调至10%。

许多商品都要涨价,消费者们赶着抢购,商家也趁机促销。不只是冬季商品,纸巾、宠物用品和尿不湿这些日用品都在热销,一些家用电器的销售额甚至翻了好几番。当然,卖得最好的是高价值的珠宝和汽车。

日本人一向是文明守法的典范,可一旦政府加税,他们的反应也差不多。该逃税就逃税,该避税就避税,抱怨不迭。全世界的人们,无不畏惧税收如同水火。

安倍晋三上台后,一直推行“安倍经济学”。这套政策的重点是督促民众消费。“消费不振”被视为日本经济低迷的主因,用增税刺激消费,也是安倍消费增税的主要理由。

最近几个月,日本消费市场确实一派火热。但稍有点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这种火热只是短暂现象。10月一到,市场转凉,前期消费热潮透支了消费后劲,增税后商品价格增加,人们收入减少,消费将开启缓慢下跌的势头。

这样的现象,2014年就上演过一回。当年日本消费税率由5%上调至8%,当时也上演了抢购潮。几个月后,日本市场就陷入萧条。这才几年,安倍晋三就明目张胆重演了一遍。

当然,这次安倍晋三提高消费税率,有着充足的理由。他声称,这笔钱将用于支持教育事业。所有日本家庭(包括在日本生活的外国纳税人)的孩子,他们的学前教育、小学和初中教育将全部免费,政府还给每个孩子发放相当于每月1千多元人民币的补贴。

为挽救日本长期低迷的出生率,安倍政府下了狠心。消费税从8%增加到10%,很多人反对,安倍晋三坚持不懈,用免费教育作宣传,终于赢得支持。税收和福利两套政策在同一天推行,算是给世人生动上了一课:天底下没有免费的福利。你看到的免费,都有人在买单。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能挽救低迷的出生率,加税就加税呗。人口是千秋大计,短期加税痛苦,能换来儿童免费教育,看起来也不错呀。关心人口问题的很多人,都持这样的主张。

对于这样的推论,我一直持反对的观点。

这次日本消费税提高,预计带来5.7万亿日元的增收增加,再加上香烟税和所得税率上调带来的6000亿元,每年至少有6.3万亿日元的新税进账。日本免费教育计划,新增支出将=不超过3万亿日元。用安倍的说法是,“将把一半税收用于补贴教育成本。”

另一半的税收去哪了?地方政府拿走20%左右,用于城市建设(超过1万亿日元);归中央政府的部分,安倍晋三将拿出1万亿日元,用于推动医疗和照护事业,打造“全世代型社会保障”。日本养老一线的20万熟练工人,他们将获得每月8万日元的补贴。

日本政府号称廉洁,增税和开支过程中的成本,总是不可避免。就像狐狸分饼,你一口我一口,最后能留出一半给免费教育,已经算很不错了。

日本年轻人不愿生孩子,主要原因是收入结余少,生活负担重。消费税提高,无疑加剧了这一点。企业面临更重的税负,日子不好过,年轻人也很难涨薪。这些成本和压力增加,显然都在压低生育率。

日本政府说,我们拿出一半钱来鼓励生育,有望把生育率拉升,显然是有问题的。一方面加税是抑制生育,再拿钱来鼓励生育,效率应差了一截;鼓励生育不是简单的投入产出关系,尤其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基础教育已基本免费,再怎样减免,能起的刺激效果很有限。用补贴来提高生育率,注定是一个天文数字。

为什么不把全部消费税的新增额,都用于鼓励生育呢?答案是,非常困难。

日本消费税之开增,本来就不是为年轻人服务。1989年日本新开消费税,是应对老龄化初现的养老金不足。消费税是养老税,并随老龄化加重不断提高税率。一开始3%,1997年提高至5%,2014年提高至8%。2015年,想直接跳到10%,当时未能如愿,到2019年才实现。

由此可见,日本的养老金不足,已经存在很大问题。明明是养老的“救命钱”,凭什么挪给中产阶级作教育费?想获得老年人支持,必须让他们有利可分。上一次税率增加,一半以上用于养老事业;这一次只拿走不到三分之一,已经是安倍晋三很大的功劳。

通过加税,日本老年人群体收割了福利。养老金在增加,看护人员的工资在上涨,一切看起来皆大欢喜。不过状况远远不能让人满意。据日本金融厅预计,照日本老人长寿的趋势看,老人退休时最好存够2000万日元资产(约合128万元人民币)。绝大多数人没这样的能力,他们也不会真的存那么多钱——反正有国家兜底。

福利主义的本质是分赃。有孩子的人希望孩子上学免费,老年人希望养老金增加,不生孩子的人乐见其成——反正国家给养老,为什么不支持?大量未婚未育的年轻人,默默承受生活重压,不对未来抱有太高的期待。“低欲望社会”,这是日本年轻人受压迫的写照。

现代发达国家的一大问题,就是公共养老体系。现代人平均寿命很长,退休后到去世通常有二十多年时间。这段时间里,疾病和痛苦相伴,对医疗和人力资源的消耗很大。养老人要比养孩子贵得多,而这块领域恰恰实行大锅饭制度,大量资源不计成本地投入,效果非常糟。

公共养老制度破坏了社会的生育激励。在一个正常社会,生育对普通人而言,最大作用是确保生活稳定,晚年有所保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自己老了,自家孩子才是最大的依靠——把养老问题抛向政府或者全社会,其实是让别人帮养老。当整套制度都在鼓励这样做,谁还愿意生孩子?

安倍政府不断想办法鼓励年轻人生孩子,但他采用的方法是加税。加税对生产具有破坏性,本身是压制生育率的。加税同时,还给养老体系输血,使这个千疮百孔的制度延续下去。

加税之后,还会再加税吗?10%远不是日本消费税率的终点。经合组织预测,日本消费税未来将增至20%以上,才能把当下的窟窿填上。养老体系已经公共化,从出生到大学毕业阶段,日本政府在“包办一切”的路上狂奔。要花钱的地方很多,从福利中分赃的群体也在膨胀,日本政府想应对这一切,只能不断向民间攫取。福利主义的日本,没有任何复兴的希望。

360截图20191014095553396.jpg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