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叔为什么都很”好色”?


日本NHK电视台的播报了一条新闻——偶像团体TOKIO的成员山口达也被曝出涉嫌强吻17岁未成年人。作为活跃在一线明星,山口达也的丑闻震惊了日本娱乐界,他出演的多档娱乐节目被紧急调整,有关事件具体经过的报道也占领了日本媒体的头条。  

TOKIO在中国的知名度虽然不算太高,可这几个40多岁左右的中年大叔在日本可以说是颇具人气,他们甚至还担任了2020年日本东京奥运会的形象大使,此次事件带来的破坏力也可想而知了。

当红偶像出了此等事情,杰尼斯公司疲于应对,花边杂志一拥而上,J家迷妹们黯然神伤。事外之人也禁不住感叹“本以为只有大腹便便的油腻大叔才会好色,没想到看起来成熟、稳重、有格调的中年男子私底下也是这么猥琐”。

当然,说实话,我们可能也没有那么吃惊。因为说到日本男人,大家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印象:表面上彬彬有礼、保守克己,背后却一个个都是好色的大叔——从大名鼎鼎的“传统美食”女体盛,到层出不穷的各种变态发明,再到时不时就会冒出来的痴汉、偷窥狂的报道,让我们关于“日本男人闷骚又好色”的看法一次次地得到印证。

即使是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实际到日本看一看,日本社会对“性”的开放程度,也会让人吃一小惊。在便利店随手就可以买到的小黄书,大城市夜晚灯红酒绿的风俗街,穿着忽而清纯可爱忽而大胆暴露的美少女偶像团体,这些无一不让人感叹,对于直男们来说,日本真可以说是福利遍地,应接不暇。

日本男人到底为什么如此好色?日本又何以成为色男们的“天堂”了呢?恐怕其最根本的原因,要归结于日本社会对女性的“物化”。

何为“物化“女性

何为“物化”女性?简单一点说,就是将女性当做物品、商品来看待,而非作为有独立精神的人来看待。日本社会这一倾向尤为明显:很多时候,女性单纯地成为了男性们的“性”的消费对象,日本发达的色情行业就是一个最直观的体现。

如果你觉得去色情场所消费的人群毕竟还占少数,那么不妨看看受众更广的动漫中的女性形象。日本的动漫作品,特别是那些“男生向”的,从来都不缺少凸后翘到令人咂舌的程度的女性角色。各种“春宫漫”里,一个个女性角色除了有违背生理学的三围外,穿着打扮也是尽显傲人身材,还有专打色情擦边球的台词等等,所有的这些,目的都只有一个:撩拨对着屏幕两眼发直的宅男们。

日本社会“物化”女性的现象,当然不仅限于二次元界。如果说,动漫中的软妹子们的汹涌澎湃还只是反映御宅圈里的一小部分人的审美倾向的话,那么誉满全球的日本成人片,和在日本国内泛滥成灾的写真偶像,就可以说暴露出了更广泛的人群的兴趣所在。

挂“艺术”羊头,卖“女色”狗肉

日本的成人片久负盛名,自不必说。不过,因为其内容过于激烈、直白,不得不掩耳盗铃地打上马赛克,贩卖流通时也遮遮掩掩。而同样是赤裸裸卖肉的写真偶像,却因为冠上了“摄影艺术”之名,在日本大行其道。

写真偶像,也就是以拍摄各种性感写真为生的职业模特,除了一部分高人气的会推出写真集以外,更多的时候是出现在畅销杂志的封面,或者彩页上。写真偶像们身上的比基尼往往袖珍到“衣不蔽体”,镜头前摆出的POSE也是极尽搔首弄姿之能事。虽然如此,她们却可以大大方方地出现在大众媒体上。甚至连日本人气最高的体育赛事——职业棒球联赛,有时候也会请写真偶像来担任开球仪式。那时候场上球员、以及场下观众的目光集中在何处,自不必多说了。

从本质上说,成人片和写真偶像,都是为了刺激男性的肾上腺激素而物化女性的表现,但写真偶像却凭借着她们的“不露之露”,可以大摇大摆地闯入男女老少的视线中。当然,成人片和写真偶像也只是日本发达的色情产业的两个代表,这些色情“文化”产品渗透到了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可以说,也反过头来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日本社会对女性的态度。

在日本,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不论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TA们的交谈中“oppai”在很多情况下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需要回避的话题。所以说,以oppai为噱头的《巨乳排球》这样的电影能在主流院线上映,还能让绫濑遥捧走当年的日本奥斯卡优秀女主角奖,也就不难理解了。

优质家庭主妇,日本造

说了这么多的“何为物化女性”,以及“物化女性如何培养出了色男人”,那么是什么造成了日本社会物化女性现象如此严重呢?要说是因为媒体喜欢用女色来博人眼球,那全球哪个国家不是呢。而日本的特殊性还在于,它的传统观点,以及不少社会保障制度的设计都将女性作为男性的附属品来对待。

16年的《逃避可耻但有用》里新垣结衣的可爱甜美又贤淑的主妇形象,再次巩固了她国民老婆的地位。同时,电视剧中夫妇间签订劳务合同,给家庭主妇开工资这样的情节,也反映出了日本人对女性在家庭中担当的角色的思考。也许有人说只要有Gakki做老婆,当牛做马也愿意,不过国民老婆只有一个,现实跟理想也差得太远。

很多日本女性结婚之后就会辞掉工作,将重心转移到家庭。这让一心想增加劳动力的日本政府十分头疼。虽然现在的日本政府试图改变这一现状,积极鼓励女性结婚后继续工作,但是统计结果显示仍然有百分之三十五的日本家庭是男人在外工作,女人做家做全职主妇。在日本,女性一旦成了家庭主妇,就成为了所谓的“被抚养者”,作为“抚养者”的丈夫会享受到税收上的优惠,而妻子的养老金则要从丈夫缴纳的账户里获取。

当然,也并不是说“男主外,女主内”这样的社会分工不可行,问题在于日本社会留给女性的选择空间要小得多。比如,即使是结婚后夫妻双方都工作,也往往是妻子的工资远远低于丈夫,造成女性不得不依赖男性。而且,日本总务省统计局的调查显示,2017年日本的近3000万男性雇员共中,有600多万人是临时员工,与之相对,近2500万的女性雇员中,临时员工的比例却占到一半以上。日本职场上的男女差别可见一斑。

当然,把日本成为色男天堂的原因最终归结为日本社会存在的男女不平等,大概只能引来更多的争议。毕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男女平等,似乎连女权主义者内部都得不出一个统一的意见,更不要说还有什么“反女权主义者”、或者“男权主义者”了。不过,物化女性给日本社会带来的恶果,确是显而易见的。

宅男只爱二次元,“JK”拿来做生意

大概正是因为动漫中的童颜巨乳的萌妹子们满足了,甚至会过渡满足了宅男们的需求,才让他们自豪地声称对“三次元”的妹子丝毫没有兴趣。当宅男的逻辑思维变成了,女生=颜值+胸的时候,也基本上别指望他能跟现实中的女生建立正常的关系了。

再比如,日本屡禁不止的“JK Business(高中女生行业”——大叔们花钱参加高中女生充当模特的“JK摄影会”,或者跟高中女生一起逛街的“JK散步”,甚至还有隔着玻璃观察高中女生一边张开双腿一边折千纸鹤的“JK折纸”等等——这些都是赤裸裸的将女高中生当做商品进行交易的行为。

日本人将“女子高中生”视为价值千金的性消费标签,早就是尽人皆知的事情了。甚至连日本的“最亲密盟友”都看不下去了,美国国务院在2016年曾专门针对日本女高中生权利受到侵犯发布过报告书。而且,之所以能产生这样的现象,追根溯源,可以说来自于整个日本社会对女子高中生抱有的那一种“既要可爱又要兼具性魅力”的期待。

这次曝出丑闻的山口达也和她试图强吻的女生,就是通过HNK教育电视台的一档叫做《R的法则》的节目认识的,山口达也是节目主持,而这位女生是出演节目的嘉宾。这档节目的主要内容就是介绍最近高中女生间流行的趋势,她们关心的话题,参演节目的也多是现役的女高中生。

公共教育电视台的一档节目,曝出如此的丑闻,实在值得日本社会反思。有关山口达也的新闻也在持续发酵,《R的法则》遭到了停播,他本人也有遭到了杰尼斯事务所的开除。不知道经过这起风波后,日本的色大叔们能否有所收敛呢。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