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1860年代初期开始,欧洲的美术中突然出现了东洋的影响。而“日本主义”这一词就是用来特别指代日本艺术、时尚与审美对于欧洲西方文化的影响。法语中的”Japonisme”一词特别用来指代日本文化对于欧洲艺术尤其是对于印象派的影响。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麿画《風俗美人時計 申ノ刻 茶屋》(局部)浮世绘中描绘的许多茶屋侍女都拿着这种“江户团扇”

日本德川幕府于1853年开放数个港口与欧洲重新开始国际通商,一大批日本的货物,包括扇子、和服、瓷器、漆器、铜器、屏风与丝绸漂洋过海冲击了包括英国与法国的许多欧洲港口。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麿画《五人美人愛敬競 松葉屋喜瀬川》春信到国贞时代浮世绘中,几乎很多“游女”(歌舞女)手中都拿着这种“京团扇”(有别于江户式)。这些五彩缤纷的扇子是当时女人们夏天的“时尚单品”。

出口到欧洲的货物中最有影响力的要数浮世绘——一种日本江户时代非常平民价格的彩色木板版画。这种颜色鲜艳的版画很大程度上影响并大大得改变了印象画派与后印象派画家包括莫奈、德加、高更与梵高,成为了他们灵感的来源,其影响力甚至最终波及到了新艺术运动与立体主义。日本浮世绘画家们用一种非常吸引人的方法来展示“浮世”中简单、短暂、日常生活的主题。印象派画家们被缺乏透视与阴影的画法深深影响,大片地应用平面的强烈色彩与从非中心结构构图的自由。著名的浮世绘画家有葛飾北斋(1760-1849),歌川豊春(1735-1814,为歌川派之祖)、歌川广重(1797-1858)、歌川豊国(1769-1825)、歌川国貞(1786-1865)、渓斎英泉(1791-1848)、歌川国芳(1798-1861)。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葛飾北斋作品 《富狱三十六景 神奈川冲浪里》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川豊春作品《琴》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川広重作品《東海道五拾三次 岡崎矢矧之橋》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川豊国作品《十二生肖之龍》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川国貞作品《偐紫田舎源氏 柏木》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渓斎英泉作品《隅田堤桜盛》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川国芳作品《坂田怪童丸》

1862年那一年巴黎与伦敦的美术爱好者们终于得到了能购买日本美术品的机会。契机是这一年正是日本第一次参加伦敦的世博会,在Farm & Rogers 商会得到了许可,即世博会闭幕后参展作品可以买卖。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1862年的伦敦世博会

这个商会的当家人正是年轻有为的Arthur Lasenby Liberty,他于1875年在伦敦的大名鼎鼎的摄政街开了一家名为“East India House” 的商店,这家店就是后来成为英国著名百货公司Liberty的前身。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East India House 始于1875年伦敦摄政街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伦敦Liberty百货公司

1862年还有另一件事的发生也与“日本主义”有关, de Soye, Madame在巴黎的Ave De Rivoli街上开了一家店专门销售远东与日本的美术品。同年,英国的建筑家Wdward William Godwin 用静素的色调与简朴的日本样式把自己家装饰了一番,并在墙壁上挂了浮世绘的版画。英国作家William Rosseti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1863年的年中开始我们的伙伴中开始了一股‘日本热’”。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英国建筑家Wdward William Godwin的设计作品(他的作品也带有一些日本的影响)

据说James Whistler在伦敦塔桥附近的一家中国茶馆中发现了日本的木版画,而那位大名鼎鼎的克劳德·莫奈最早是在荷兰的一家卖香料的店里发现了它们。James Tissot和他的朋友德加也成为了法国最早收藏日本艺术的人之一,然而他们自己的艺术却以互不相同的方式受到来自日本艺术影响。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穿着日本和服的莫奈夫人 克劳德莫奈 1875年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看着日本摆件的年轻女士》James Tissot 1869年 这幅画非常能代表在明治维新后欧洲大众对于日本的好奇。大量的日本的工艺品进入欧洲来满足人们的强烈需求。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瓷器之国来的公主》James McNeil Whistler /1863-1865。画中有各种日本

继1862的伦敦世博会之后,巴黎也于1867年举办了世博会,那一年巴黎人第一次在日本的展位上见识到日本官方展示出的艺术与工艺。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1867年巴黎世博会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巴黎世博会来自各国的官员,最右边的穿着传统服饰的那位来自日本

梵高于1886年搬去了巴黎,在那里了解到了印象主义与日本主义,他很欣赏日本浮世绘的大胆设计,简练优雅的线条,色彩的搭配艳丽、不受空间透视和立体约束的构图,作品中还体现了留白、对比、平涂等许多东方绘画的技法和理念,它的这种与众不同的艺术特质,正好吻合了当时正在苦苦寻找绘画新途径的印象派画家们的渴望。梵高的兄弟提奥在蒙马特有一家画廊,就是在那里梵高遇见了浮世绘,这个画廊隔壁就是一家叫Bing的画廊,当家的老板Samuel Bing有几千幅浮世绘放在店里销售,梵高在那里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学习浮世绘的特点并最终成为了浮世绘的收藏者。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Le Pere Tanguy》梵高 肖像中的是一位画廊老板,背后有多幅浮世绘,右下角就是那副著名的

在1887年梵高模仿了两张不同的浮世绘,一张是广重的《雨中之桥》他在边缘上写上了其他木版画中的日本汉字。另一张是渓斎英泉的《花魁》。原作与梵高模仿之作的区别在于用色,梵高用了对比更强烈的更明亮的色彩。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梵高的临摹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川广重的原作 《雨中大桥》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梵高临摹的《龟户梅屋铺》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歌川广重 《龟户梅屋铺》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梵高模仿的《花魁》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梵高在1886年的巴黎的杂志Paris Illustré 的封面上发现了这幅浮世绘之后就模仿了这幅作

在梵高的后期画作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日本文化与传统对他产生的明显的影响,比如强烈的轮廓线,在日本版画中黑色轮廓线是一个基本元素,还有强烈的颜色对比与简洁的构图都能展现出东瀛对于他的影响。受到日本“魔咒”的艺术家名单很长,在这里恕不能一一列举,许多画家都把具有日本文化特色的道具作为画的主题比如日本的扇子、屏风、瓷器和服、绘画。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日本迷》Gustave Léonard de Jonghe / 约1865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埃米尔左拉肖像》Édouard Manet / 1868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穿白色和服的女孩》George Hendrik Breitner /1894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拿扇子的女士》Gustav Klimt/ 1917/18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La femme avec évantail》Edouard Manet 1873-74 收藏于巴黎奥赛美术馆 这幅画有趣的地方是背景里随意布满墙面的团扇,其实在日本根本没有这样用扇子来装饰房间的传统,那这是从何而来的传统?有猜测说可能是琳派屏风的影响。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扇面散貼屏風》 俵屋宗達 十七世纪 可以看见屏风上所画的扇子便是随意的遍布画面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拿团扇的女孩》 Auguste Renoir / 1881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Geisha》George Henry / 1894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牡丹》William Merritt Chase 1897 这位美国画家很喜欢画穿着和服的女性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蓝色和服》William Merritt Chase / 1898

与其他一些艺术家不同,德加以自己的方式汲取来自日本艺术的营养。他避开了那些穿着华丽和服的模特与显眼的充满东方韵味的摆设与道具。反之,他吸收了日本审美中他觉得最“具有同情心的”,拉长的画面格式,不对称的构图,悬空的透视,留白空间中的抽象元素颜色与线条,聚焦于一个突出的装饰图案。就这样,他加强了自己的独创性。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德加作品《芭蕾舞者》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德加有一位声称自己“极其憎恨传统守旧艺术”美国朋友玛丽·卡萨特(1844-1926),也是美国唯一一位正式参与到印象主义中的画家,2003年美国还发行过一套她的邮票,可想而知她在美国的份量。她在日本版画中——具体来说在歌麻吕的作品中——找到了新的途径去描绘女性生活中的一些平常事件。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喜多川歌麿作品《雪之妆》 

在1890年的春天,看了于巴黎艺术学院举行的一场关于浮世绘的大型展览之后,玛丽便创作了一套十种套色的版画来公开表示对于日本浮世绘的主题选材、构图、技术创新的敬佩。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版画 Mary Cassatt / 1890-91

当时对于日本艺术的需求量非常大,当时有一位叫林忠正的日本美术商人(虽然名字像中国人,但他的确是日本人,其名字读音为Hayashi Tadamasa),活跃于明治时期并常年居住在巴黎。据说仅在1890年到1901年的11年里,他就销售了超过十五万张浮世绘。这位日本商人也是位出色的收藏家,在他1903年回国的时候还带回去500多幅印象派画作。

横扫19世纪欧洲的这股日本风,刮到了多少艺术家?

林忠正

浮世绘用其优雅的线条和其他特质也启发了新艺术运动,线条美与曲线图案成为了世界上许多艺术家的艺术语言。这些艺术形式与平涂色彩成为了现代主义抽象画派的先驱。东西方文化艺术的交流从来都不会是单方面的;彼此的仰慕与学习,不断的交流与汇聚才造就了一个个人类艺术史、文明史上的佳话。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