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与内省:日本企业家的哲学书单和理念

 哲学(philosophy),说起来离企业家挺远的,但实际上只要是一个对知识(sophy)有兴趣、爱好(philo)的人,就能亲近哲学。

哲学是爱好学识,追求真理的一种方式。真理并不是只有一个,通过多种方式最后在自己生活的时代,掌握了某种真理,获得比其他人更快地实现真理的途径,这在企业经营上显现出来的是与众不同、超脱凡俗的商业模式。企业家本身需要用理论武装自己,而哲学正是这种理论武装的基础。

所以,走在日本的书店里,尤其是身处经济学、商学的书堆中的时候,有一点和中国不同的是,非常多的哲学方面的书,混迹在经济、经营的书中。

哲学在这里并非象牙之塔,古今中外,其理论繁多,探索真理的途径很不一样。从书架上随意抽出一本,看看目录,有些书让人感觉在用一种接近宗教的方式谈企业经营哲学。这种近乎于宗教的企业经营哲学方面的书籍,被翻译成中文后,在中国的机场书店中卖得相当好。能经常坐飞机的人中,企业家是一个重要人群。

当我们的哲学不太能解释现状时,日本的那些带着宗教色彩的书籍,自然就占据了书店的一角。在日本书店里看企业经营及哲学方面的书籍时,感觉那里的哲学比我们书店里的哲学要宽泛很多,宗教色彩的企业经营哲学并不是主流。

越是商业模式发达的地方,那里的哲学思想越会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很多时候看到日本企业与企业高效经营、获取高额利润、拓展新兴市场无缘,但另一方面这里的长寿企业比比皆是,和欧洲、美国等工业发达先进国家比要多出很多。欧美那些高速发展的企业在走过一定的历史阶段后,逐步淡出了市场,最后人们看到的是这些漫步前进的日本企业在依旧前行,保持着稳定增值,具有长久的生命力。

这背后的哲学又是什么呢?

暂停与内省:日本企业家的哲学书单和理念

日本企业家常读的哲学书籍

到了东京,少不了去拜会日本商会——“日本商工会议所”的朋友。这里为数百万会员企业提供商务信息、研究报告。笔者比较关注的是,在过去上百年的历史中,这里为会员企业一直提供着一本书——《论语与算盘》。

《论语与算盘》的作者为日本商业之父涩泽荣一(1840年3月16日-1931年11月11日),1916年出版。商会的朋友介绍说,此书到目前为止至少发行了上千万册,它将日本商业智慧与处世哲学集为一体,是日本企业家必读书目之一(中文译本中,有武汉出版社出版的《论语与算盘》)。

暂停与内省:日本企业家的哲学书单和理念

在日本工业革命开始了一定时期后,急需一种哲学思想或企业理念来解释、分析、归纳日本的商业特点。

刚刚从封建社会脱身而出的日本,欧洲哲学、经济学著作被大量翻译成日文,介绍到了日本,但也还是不能让普通日本人理解。影响日本上千年的中国哲学思想,这个时候需要与日本的商业实践结合起来。

一生创建了数百家企业,拥有“日本企业之父”“日本金融之王”“日本近代经济的领路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日本近代实业界之父”等桂冠的涩泽荣一,承担了这个任务。他主张将《论语》作为经商和立身处世的准绳。

有如此经久不衰的畅销书《论语与算盘》,中国哲学方面的著作在日本书店中自然成为了必备书籍。诸子百家中的《论语》《老子》《庄子》《韩非子》《孙子》等,我们的较大书店里不一定能备齐,但日本稍微大一些的书店,基本能够全都找到。

《论语与算盘》一书能畅销百年,背后更有大量的日本思想家、宗教学者、哲学家的努力。远一些的有空海(774年-835年,日本佛教的创始人,著作有《十住心论》《三教指归》等)、山本常朝(1659年-1719年,武士美学的实践者,著作有《叶隐》《愚见集》等)和二宫尊德(1787年-1856年,勤奋与节约的模范);近代有铃木大拙(1870年-1966年,向世界传播禅思想的学者,主要著作有《禅的思想》《日本式的灵性》等)、西田几多郎(1870年-1945年,哲学家,主要著作有《善之研究》《从动者到见者》等)。

当然,西洋哲学,尤其是现代美国哲学对日本的影响自然不小。古代希腊哲学中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就不说了,中世纪到近代的如笛卡尔、洛克、大卫·休谟等,近代哲学家中,亚当·史密斯、康德、叔本华、马克思、弗洛伊德等原著、研究方面的著作在日本汗牛充栋。

进入20世纪以后的哲学开始细分,书店里分析哲学、科学哲学、现象学、实存主义、法兰克福学派、结构语言学、后结构主义、后现代等等,各种书籍五花八门。对于20世纪以后的欧美哲学,尤其是21世纪的哲学,中国介绍的不多,实际上各种哲学大家频出,畅销书的出版更是擦肩接踵,只是笔者阅读的少之又少。

日本企业家常读的哲学著作有:

  • 《国家》(上下,柏拉图)
  • 《形而上学》(上下,亚里士多德)
  • 《方法序说》(笛卡尔)
  • 《纯粹理性批判》(上中下,康德)
  •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尼采)
  • 《规训与惩罚:监狱的诞生》(福柯)等。

日本人写作的哲学书籍,比较畅销的有:

  • 《哲学思考训练》(伊势田哲治)
  • 《国语讲座》(佐藤优)
  • 《为成人而出版的国语讲座》(野矢茂树)
  • 《编制伦理学》(户田山和久)等。
暂停与内省:日本企业家的哲学书单和理念
暂停与内省:日本企业家的哲学书单和理念

日本的主流哲学:暂停与内省

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语言是必不可缺的。观察日本对哲学的研究,《国语讲座》之类的书籍,让人觉得是要人们去学习语文,或者重新学习语文。也只有具备充分的语言能力,才能理解哲学要义,并通过语言来阐述自己的哲学概念。

企业家首先该是具有哲学思想的宣传鼓动家,不断地鼓舞员工一同向自己追求的目标前进。

日本企业家还特别重视语言背后的“论理”、哲学史知识及数学能力。日文中的“论理”更接近于中文的演绎;数学是自然科学中使用“论理”最多的方法。“论理”与数学之间由哲学串联起来。

一家企业或者一个组织,说服他人,鼓励士气需要有充足的语言能力。说话的时候内容要有根据,语言本身明晰准确;互动中问答时,提问内容要切中要害,回答则需要对提问内容作出严密回复。

语言中存在大量的虚词、接续词。不论是企业家还是普通记者,在他们的言谈或者文章中,出现较多的虚词或者接续词的话,通常那样的演讲或者文章算不上好。笔者在日本学新闻学,老记者来言传身教时,所说的第一句话大都是“一定要删去文章中的虚词、接续词。”有了较多的虚词、接续词,让文章变得非常的苍白;一次演说中过多地使用了这样的词汇,结果自然可以想象。

那么什么是哲学?中国学者给出的定义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理论体系”,日本的表述更为简单,认为是“对知识的爱好与追求”。日本的定义来自英文哲学一词的词根,理解起来比较容易。

对知识的爱好与追求的不同,让日本现在的哲学百花缭乱,企业家谈哲学更是五花八门。哲学本身在企业家那里逐步成为解释自己在做什么,这样做的意义所在的学问。

日本企业家的哲学,已经不是“向前,向前,勇猛进击”的学问,更像是“暂停,重新寻找方向”的一些内省。这种暂停或者是内省,看上去保守、有时甚至落后,但也有一点,日本企业不会因为突飞猛进而犯下大的错误。过犹不及,企业在走过几年或者十几年、几十年后最终倒产的例子,和其他国家做个比较的话,日本相对要少很多。

日本企业在走过泡沫经济阶段后,这种暂停、内省要远比加速、外部拓展要多出许多。在奋勇向前的时代,哲学几乎只是哲学家的象牙塔,但经济进入收缩时期,泡沫经济崩溃后需要总结过去时,哲学也显得特别重要。对哲学的态度让日本企业家与日本周边国家的企业家浑然不同。

暂停与内省:日本企业家的哲学书单和理念
暂停与内省:日本企业家的哲学书单和理念

日本及欧美企业家的哲学背景

在过去几十年中,笔者算是接触了一些日本企业家。和这些企业家的交谈中,感觉具有哲学体系的企业家,能超越涩泽荣一,深入观察人生、企业及社会,作出理论性著述的不多。大部分企业家更喜欢将自己的心得集结成“语录”,在自己企业内部作为教育员工的教材使用。也有出大部头著作的企业家,但翻阅后,总觉得有些近于宗教,没有多少阅读的意愿。

日本企业家中,能够经常看到报道的是软银的创建者孙正义。在秦朔朋友圈笔者已经写过,尤其是日本政府在排除中国企业华为的时候,孙正义的软银更是充当了急先锋,和华为一刀两断,让人们对这位企业家有了不同于往常的看法。

从日本媒体对孙的报道看,他是个“吹牛”大家。比如在2010年召开的软银股东大会上,孙正义宣称今后30年,软银的年平均增长率为17%,将从当年的2.7万亿日元的股价,在30年后将提升到200万亿日元。没有人知道这17%的增速、最终200万亿日元的股价如何实现。往好里分析,该是孙正义为企业树立了一个宏大的目标——30年内需要最终实现的目标。也许是孙正义敏锐地感受到了信息技术的变化,这种变化带来了商业手法的改变,新模式的出现让企业获得超出平均利润很多的超额利润。谁最先掌握了这个商业模式,谁就最有可能获得机遇,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笔者在秦朔朋友圈还写过一位在日本赫赫有名,同时现在已经臭名昭著的大企业家戈恩。这里不对戈恩在日产的功罪做评论,分析戈恩在日产扭亏为盈过程中,其哲学概念的话,可以做如下的归纳:

1999年日产亏损6844亿日元,处于倒产的边缘。戈恩对日产进行改革后,2000年日产奇迹般地获得了3311亿日元的有史以来最高效益。对于戈恩的改革,人们归纳为三点:

  • 降低零部件价格,将让供应商作出巨大的牺牲;
  • 日产实际上降低了零部件价格;
  • 结果确实让供应商做出了牺牲。

戈恩则作出了这样的反驳:零部件及材料价格的下调,最终能够带来供应商效益的提升。具体地说,产品价格的下调在于企业将无效的业务清除了出去。提升竞争能力后,当然能够提升效率。戈恩将人们归纳的3点中的供应商作出牺牲的前提论破后,后2点也就不用再去多做说明了。戈恩简单明快的哲学方式,一时让日本舆论倍感新鲜。

日本企业家中,伊藤忠商事总裁冈藤正广是个很有特色的人物。在日本唱衰中国最为盛行的时候,2015年该公司与泰国正大集团分别向中信投资5000亿日元,让日本商界感到震惊。伊藤忠的股票在冈藤决定向中国投资后开始下滑。但现在日本媒体也只能承认他们的对中国的判断出现了严重的失误,伊藤忠后来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是他们在最佳时间进行了对华投资。

对于企业价值与股价的关系,冈藤认为“不一定看重股价”,有时为提升股价而做出的举动,反而阻碍了企业的成长。有这样的经营哲学,让冈藤与看舆论风向进行企业经营的人完全区别了开来。

学哲学对普通人有什么好处?

《华尔街日报》在2014年12月17日公布这样一组数字:按工资水准看,从大学毕业到进入中层,大学理科中学习数学的人其工资提升率为103.5%,中层年薪的中央数值为92400美元。哲学并列第一,工资提升率为103.5%,但年薪为8万1200美元。其他行业,比如学新闻的人,提升率为87.4%,年薪6万6700美元。学哲学的人在美国享受的待遇非常高。

美国对进入工商管理学(MBA)课程学习的人有个评价体系。总分为620分,其中对物理学的学生评分最高,将近610分,其后是数学和工学,第四名为哲学,总分为590分。再往下是经济学、计算机、化学等等。统计学排在31位,总分只给了480分。

著名投资家中,最近索罗斯强烈支持特朗普政权对华为的封堵。索罗斯毕业于伦敦大学经济系,曾经师从当代西方最有影响的哲学家之一的卡尔·波普(1902年-1994年),获得了哲学博士的学位。美国的另一位投资家比尔·米勒(Bill Miller),2018年向其母校霍普金斯大学捐赠了8000万美元,原因是“哲学的学习让自己获得了分析问题及摆正心态的能力”。

把目光转向欧洲。法国总统马克龙就读的巴黎第10大学,哲学、政治学及经济学是其在大学中的主攻课程。

日本及欧美企业家、政治家重视哲学是因为这门学问给了他们两件武器:应用及思考能力。2500年来圣贤留下的智慧集中留存在哲学中,具有哲学知识的企业家,在商务活动中有着比其他人更为敏捷的发现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哲学也该是中国企业家必修的课程。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