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韩国跟日本是世界上少有的,距离如此之近,却始终“不对卯”,在明里暗里较劲的邻国。尽管新世纪以来,韩日两国交流频繁,但由于日本曾殖民朝鲜半岛(1910—1945年),给当地留下的历史伤痕与耻辱,时至今日仍然影响着韩国社会,所以二者的关系总有一丝挥之不去的阴霾。不论是韩国对日政策,诸如战争赔偿道歉、抑或在韩国电影内,极其污蔑妖魔化的日本人形象,都可见一斑。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韩国泡菜

然而,最能体现韩国和日本这种微妙关系的东西,却是“泡菜”,从这种食物中我们能看出两国文化的差异。

韩国国名里的文化冲突

要厘清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冲突,首先得从韩国的国名说起。如今,“Korea”是韩国的对外名称,大多是外国人称呼韩国而用,据资料显示,这个词是从“Cauli(高丽)”演化而来,元朝时意大利探险家马可・波罗(Marco Polo,1254-1324)听到中国人用高丽称呼当时统治朝鲜半岛的高丽王朝(Goryeo Dynasty,935-1392),他回到欧洲后,继续沿用了这个叫法,后来“Cauli”转变成“Corea”,迄今在欧洲许多国家,诸如意大利仍有些人用Corea称呼韩国。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当年日本在朝鲜半岛的总督府

对于“Korea”的名称,很多韩国人并不接受,在体育赛场上,韩国人喜欢将国名的英文“Korea”改写为“Corea”,这是因为当年日本人殖民占领朝鲜半岛时,为了在某些国际场合能让日本国名“Japan”排在韩国前面,人为制造了“Korea”这个名字,今日韩国在某些场合将它改了过来,也算是还原历史。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韩国泡菜

除了在“更改”国名这一项上较劲外,韩国和日本在饮食上的较劲更严重,关于饮食,双方意见的“剑拔弩张”甚至催生了很多“歧视语言”。早先的韩国人,认为生活在岛上的日本人竟然有生吃鱼的习惯,可见岛民生活落后,不知道用火,野蛮至极,所以发明了很多对日本的不雅用词,除了指称日本人为“쪽발이”(独脚的怪物),还有跟中国古代称倭寇一样的词“왜놈”(倭、倭寇)。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早期的韩国泡菜没有辣椒

当然,不雅语言只是文化冲突的一种表现形式,两国在饮食文化上,近几年来最大的争议,就是所谓的“泡菜主权”争议。

韩国“泡菜爱国主义”的起源和发展

泡菜这种食物,其实在东亚几国都很流行,中日韩三国都有漫长的制作、食用泡菜的历史,但是因为韩国人将其作为主食,所以尤其看重泡菜在文化中的地位。韩国当地除了有“世界泡菜研究中心”,研究了几百种泡菜的口味与制作方式,还有遍布在各地,呈现各地不同风味的“泡菜博物馆”,总而言之,泡菜几乎离不开韩国人的日常生活,也正因为韩国人嗜吃泡菜,日常生活离不开它,所以从这道泡菜内衍生出来的“民族自信”也极为强烈。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韩国泡菜

韩国当地美食家、饮食研究者黄教益就曾表示,韩国人从泡菜内所感受到的民族自信心,来源已久,早在1928年,一本名叫《别乾坤》的杂志,就曾针对在国外的本国知识分子进行征文,题目是“人到了国外,最时常想起的家乡味道是什么?”这些旅居海外的知识分子大多回答“(白菜)泡菜”,甚至当月杂志内,还记载了这样一段话:“日本人吃过我们国家的泡菜后,好吃到甚至都不想回国了。”“就算是西方人(吃泡菜)也是这样,只要稍微尝试一下我们国家的泡菜,就会为之疯狂……”“换句话说,我们国家的泡菜,不论是跟世界哪国的食物相比,都丝毫不逊色……”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韩国泡菜坛

透过这些文字,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韩国人从泡菜内发酵出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甚至从上个世纪开始,在论述泡菜的时候,也不忘记对比下日本,揶揄一下邻国。

当然,有些韩国人认为由泡菜衍生出的民族自豪感十分奇怪,因为靠一种食物来建立“高级认同感”确实不伦不类。不过,这种“泡菜爱国主义”是有深刻社会因素的,韩国人大规模泛起对于泡菜的民族自豪感,应该始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韩国经济高速成长,经历了“汉江奇迹”,各种现代化运动之后,居民日常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彼时国际旅行也方兴未艾,去韩国旅游的外国人逐渐增多,也让国内居民对外国文化有了一定接触,再加上1988年夏季,首尔(当时还叫汉城)举行了第24届夏季奥运会,这一切都让韩国人产生了韩国文化足以成为世界主流文化之一的强烈自信。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1988年奥运会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有关泡菜的广告也纷纷出炉,诸如以保存泡菜为卖点的冰箱广告,外国人津津有味吃着泡菜的食物广告等等,电视上的广告“轰炸”让人们对泡菜的“高大上”形象信以为真,另外由于要尊重奥运会主办国的文化传统,所以奥运会的餐桌上到处都是泡菜的身影,以上这些现象,无形之间推广了韩国泡菜的知名度和传播度,也增强了韩国人的文化自信。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韩国泡菜

韩国和日本关于泡菜的“争夺战”

1994年,日本重新开始流行吃泡菜,韩国为了针对日本对“泡菜”的“侵权”,推出了所谓的“泡菜宗主国宣言”,宣言内写到“泡菜是我们(韩国)的文化,我们的灵魂”,韩国人想借此机会,向外宣告泡菜是属于韩国的正统食物;然而,日本作为传统的泡菜食用国,对于韩国咄咄逼人的态势,也使出了自己的应对方法。1996年,日本向亚特兰大奥运会组委会递交了一份申请,要求把日本泡菜设为官方食品,听闻此消息的韩国人,错愕之余深感不满,除了在舆论上大批日方外,同时也向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递交申请书,要求制订泡菜标准。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韩国泡菜

2001年7月,韩国终于正式获得一份详尽的泡菜国际标准,把韩国泡菜提升到了国际食品规格。赢得了阶段性胜利,韩国再接再厉,于2013年顺利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把“泡菜与越冬泡菜文化”列为世界非物质性文化遗产之一,这场关于泡菜的“争夺战”,最终似乎以韩国胜利而告终,这也让韩国人欢欣鼓舞,甚至被当做“国家胜利”成果来宣传。

韩国和日本泡菜文化的背后

韩国和日本的历史彼此纠缠,关于泡菜的矛盾和冲突只是文化差异的冰山一角,然而平心而论,两国泡菜制作方式和口味自古以来多有差异,要争“泡菜主权”的名号其实毫无意义。在这场关于泡菜的争夺战中韩国猛追猛打,毫不示弱,只是想在两国多年以来的历史情仇中谋求一个主动地位。

同样的泡菜,不同的意义:从“泡菜”看韩国和日本的文化差异

透过这段泡菜所引发出的“文化冲突”、外交争夺战,再反过来看看如今两国的贸易争端,我们可以看见两国间关系的内在张力,二者长久以来的爱恨情仇似乎从未消失过。两个注定毗邻而居,文化传统迥然不同,又有一段不堪回首往事的国家,如何能够化解矛盾,走上和谐共处的发展之路,恐怕要考验两国的智慧了。

参考文献:

《韩国社会与文化》朱明爱等

《浅谈韩国泡菜及泡菜文化》黄飞

《韩国的故事》水野俊平

《韩国泡菜为何能“入遗”》李强

《饮食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研究——以韩国博物馆泡菜展览为例》吕梦佳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