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怀旧!儿时记忆中的零食小卖店

吃东西这种行为可以有很多目的:饱腹、解馋、对抗忧伤与孤独,又或者是怀旧。

吃不是为了生存,是为了生活。而零食,或许更接近这种食物的精神性而非物质性。

每个人总会有那么一点念旧的情绪,过去的总是好的,不仅是因为那些已经逝去,还因为过去的那个自己,拥有一些现在的自己已不再有的特质。

比如说,容易满足。

每天五毛到一块的零花钱,有各种不同价位的零食可以供你排列组合,就现在的标准来看,那些东西实在不能算是美食。

简陋的包装不那么货真价实的材料堆砌的食品添加剂带来的味觉上的愉悦……但这些足够给涉世未深、生活简单的小孩带来一天之中的小确幸。

更何况,还有跳跳糖、泡泡糖这些带着点玩乐性质的零食,有时还会附赠的卡片或小玩具,让大家的课余时光就这样在脏了手、辣了嘴、玩玩具中过去。

再比如说,不那么计较。

现在的你可能会在意一瓶酒的产地、咖啡豆的烘焙度、巧克力的可可含量……你越来越挑剔,能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少,早已不再是那个能把一堆五颜六色的糖往嘴里扔的孩子了。

一包零食可以轻易把你拉回到某个时代,那时的你所有的烦恼加起来,可能也只有一片云朵那么轻。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这部电影,它带着浓浓的昭和色彩,描绘着日本经济复苏时期普通人的生活与希望。

△ 《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

怀才不遇的小说家经营着一家「駄菓子屋」,总是不耐烦地应付着那些调皮的小孩,一副厌世的模样。

零食店是他的壳,里面住着的是一颗“芥川龙之介”的心。

在一洋之隔的日本,我们的怀旧之心依然相同。

昭和时代(1926~1989),尤其是 20 世纪 70 年代,正是「駄菓子屋」的黄金时代。

所谓「駄菓子」,也就相当于我们儿时吃的那些廉价零食。

在现在的日本,「駄菓子屋」的数量已越来越少,各种高级零食变得易得,那些由一位位老爷爷老奶奶守护着的小店仍有部分存留在某个转角,等待孩子们的到来。

小孩子或是大孩子,当然也有长不大的孩子,还是会找到那里。隔着海洋,我们的怀旧之心,依然一样。

最早的駄菓子诞生于江户时代,那个时候政府颁布了“奢侈禁止令”,作为高级品的砂糖只能被用于制作高级的和果子,由掌权者们享用。

而平民百姓则吃用麦芽糖、黑糖等做成的廉价点心,即「一文菓子」「雑菓子」,到了昭和初期,则统称为「駄菓子」

1945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战败后的日本处于物资不足的状态,砂糖也受到了国家的管制,加入了人工甜味剂的駄菓子得到了更大的普及。

这些駄菓子主要通过两个方式到达小孩们的手中。

一个是「紙芝居屋さん」,类似我们所说的拉洋片艺人,他们通常都是因战争而失去了工作的人,一边表演拉洋片一边就兜售駄菓子。

△ 拉洋片的艺人也兜售駄菓子

另一个方式就是「駄菓子屋」,也就是售卖駄菓子的小店,当时的店主以女性居多,多是因战争而失去了丈夫的主妇。

△ 駄菓子屋

就这样,战后的駄菓子带着战争留下的烙印迅速发展了起来。

駄菓子屋多是人们利用家里的玄关开辟出来的,没有招牌也没有宣传板,甚至有简单到只放了一个装着糖果的玻璃瓶,仅靠着孩子们“那里有糖果卖”的口口相传。

当局势逐渐稳定下来,駄菓子屋与老爷爷老奶奶们就成了标配,形成了「昭和駄菓子屋」的基本形式,直到现在也依然如此。

老爷爷老奶奶们早已退休,有空闲时间,却没有精力开始去做一些太大的生意,开这样一个小店就刚刚好,可以挣些零花钱。

战后第一次婴儿潮的到来,令 0 ~ 14 岁的小孩数量甚至占到了日本总人口的 35% 以上,駄菓子屋售卖的虽是些 10 日元、20 日元的便宜糖果,但消费者众多。

泡沫时代到来后,駄菓子屋在 1985 ~ 1995 年的 10 年间不断消失,这一时期地价高涨,老屋被拆迁修成高楼,东京的街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尤其是《大规模小卖店店铺法》的颁布,对小卖店的保护因此被废止,大型购物中心、连锁店等不断增加,不光是駄菓子屋,其他的小卖店也难以生存。

即便如此,駄菓子也并没有绝迹,一些品牌现在依然在被生产,并通过便利店、超市等新途径进行销售。

时代在不断变化,但駄菓子的味道没有变。

想来我们也都还是幸运的,曾经流连的小卖店可能早已不在,和你一起分享一袋零食的朋友也不知去了哪里,但只要这些零食还在,我们仍是原来那个小孩。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