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日本人

可怕的日本人

01

说实话,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国人,对日本这个国家,往往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一方面觉得日本人早年偷师学艺,从中国学了太多的东西。但另一方面,实际到过日本的人,又总被这个国家的某些东西,悄悄震撼。

但实际上,日本这个民族是一个非常好学。它不仅仅是向中国偷师学艺,还向这个世界上发达的欧美国家学习了很多东西,然后在日本生根发芽,不断融合,最终在日本生长出一种独特的东西。

扒开来看的话,日本可能是亚洲最不像亚洲的国家。不过日本自己也不觉得自己是亚洲国家,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更像是一个位于亚洲的欧洲国家。

在日本,日元最大面额的纸币,上面印的人物目前是福泽谕吉。他是日本著名的思想家,一生都在从事著述和教育活动,被称为“日本近代教育之父”。

福泽谕吉曾说:“如果想使日本文明进步,就必须以欧洲文明为目标,确定它为一切议论的标准,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事物的利害得失”。

这也许就是今天的日本,如此像欧洲国家的最早出处吧。

虽然说日本现在喜欢跟着美国后面学习,但在一些方面,日本人似乎更像德国人,比如说守时态度,比如说规则意识。

这次在日本旅行期间,不管是繁华的大都市东京,还是历史文化浓厚的奈良和京都,都很难看到垃圾桶。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国家的确很干净。社会公众已经形成了成熟的意识:“垃圾自己产生的,当然要自己想办法带在身上,回家处理。”

回家以后也必须根据垃圾分类的原则,在规定时间的里,按照不同的类别丢弃。如果不到此类垃圾丢弃时间,只能自己想办法先存放。

时间和过往经历,让这个国家的国民,形成了一种自律。

而这种自律的本质,其实是为了全社会生活品质更高,社会环境更好。

可怕的日本人

要达到这样的状态,必须要每个人都做出点什么才行。

就拿即将举办的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来说,为了向全世界展示日本的废物再利用能力,同时让社会公众最大程度地参与到奥运会,日本发起了一项收集废旧手机,从中提炼出贵金属进行金、银、铜牌的制作的行动。

很快就有超过三万人响应。还有人把自己亡妻的纪念物手机拿来,参与这件自己觉得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这真的让人有点五味杂陈。

02

我们的地接莎莎,平时在一家日本医药公司的翻译,有空的时候,兼职做导游。

她讲了自己日本同事的故事。说实话,我听了很吃惊。

我们都知道,传统日本女性非常顾家、很是贤惠。基本上结婚以后就在家里,安心照顾家人。

有次莎莎的一个日本同事,有些情绪低落,连续几天工作状态不是很好。某天午饭时,打开自己的便当,愣了半天。妻子做好的白米饭,中间放着一颗梅干,寓意竟是日本国旗。

原来,这位同事的妻子,用这种方式鼓励丈夫打起精神。提醒丈夫努力工作不仅是为了我们的小家,更是为了国家而工作。

这种程度的见识和境界,确实有点超出我们对日本家庭主妇的认知。

莎莎还给我们讲了,自己在日本的这些年里一些切身感受。

虽然地震频发,她却早没了,最初到日本时遇到时的那种恐惧。

可怕的日本人

首先,房间里的卫生间都是整体的,是抗震和保护人们最坚固的场所。当无法撤离房间时,躲在卫生间里,是很安全的。

只要是超过***的地震,日本街头那些随处可见的自动售货机,就会免费为公众提供饮品。

这些自动售货机,平时销售水和饮料,灾害发生时,就为公众提供水源。当然,随处可见的自动售货机,对报警等特殊情况也很有用。

如果需要帮助,只需告知警方,自己面前的售货机编号,可以精准定位,很短的时间,就能得到及时帮助。

这让我对一个街头随处可见自动售货机,又有了新的认识。

莎莎回忆,有次她到一个学校的体育场躲避地震,给大家分发的食物是免费分发的面包和两瓶水。

她看到避险时的日本人,70%的人都会主动放弃领取第二瓶水。他们只领取一瓶水,是认为还有比自己更需要帮助的人,等着水喝。

莎莎是一个中国东北女孩。她觉得日本这个国家最打动人的地方,是在灾难面前,大多数人都不是只为自己考虑的利己主义者。

03

这些天,我和日本人接触最多的时候,大多是问路。

在这个过程中,感我受到是每个日本人都很有礼貌。

当你询问问题的时候,哪怕不用语言交流,只是用翻译软件让对方看,对方都会尽全力,用简单的英语,为你提供有效的帮助。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国土面积只和四川省差不多的地方,人口密度很高,人均资源同样是相对匮乏的。

可在资源非常有限的情况下,这个民族,普通民众身上散发出的温和和友善,真的让人感受到日本这个国家的神奇温度。

其实很多时候,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还是要看社会里,最普通公众的行为处事方式。

而这一切,归根到底的原因,应该还是整个日本,国民受教育的程度比较高。

可怕的日本人

04

我在成田机场候机时,遇到了一个在日本读研究生的成都男孩。

聊天中,他告诉我,自己每天早上从9:00到晚上11:00,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学习压力非常大。

他说自己的导师在日本算是有钱人了。可这位50多岁的导师,是一个超级工作狂,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投入紧张的工作时,神采奕奕。

他说真的感觉到,优秀的人是如此的努力,时常都被虐得要崩溃。他承认自己现在比在国内读书时,更加的用功和努力。

他说,自己过去从来没有想到会来日本留学。纯粹是命运中的无心安排,甚至可能也有点无奈。

此前,他在国内的一个二本学校学经济学,当时这专业还是非常热门的专业。结果四年学完以后,大学毕业后,就已经很难找到工作。

银行和证券公司因为提升了智能化,很多都不招人,招人的门槛也在变高。

他和家人研究了半天,发现出来读研的选择,也只有日本的研究生,转专业相对容易。

于是他学了一年的日语,就来到日本开始学习环境工程。没想到,每天会如此的忙碌,去年一年都回不了一次家。

研二了,这才能抽空回家过次暑假。短暂休息两周以后,又要在东京继续紧张的学习生活。

他说自己平时和日本同学交往时,有的时候,会觉得思维差异很大。

现在自己抽空也在阅读一些日本文化方面的书,希望在日本留学期间,能够更加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同时与周围的日本人,能更加融洽的相处。

“生活中的日本人,和我们过去想象中的日本人,真的很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读书需要发愤,我身边的这些日本人,很多都勤奋到令人发指,真的是很可怕”。

那个男孩对我说这话的时候,扶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接着又说:

“以前老听别人说,日本人很佛系,非常宅男。难道我还没有遇见真正的日本人?”

看着他惊奇又搞笑的眼神,我笑着回答:“很多时候,听到的和见到的,有时候真的不同,有些人真的很可怕。”

我俩同时笑了。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