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贫民窟的魔咒

在日本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

街道上到处是酗酒的中年男人,有的聚在一起聊天消磨时间,有的无所事事捡起垃圾堆里的报纸翻看。

流浪者一大早,就衣衫褴褛地躺在垃圾堆里,看起来已经睡了整整一宿。

马路上,脚步迟缓、无家可归的老人,赤裸着上半身在贫民窟的街道上慢慢走着。

你看到的这一切景象,都跟现代化的日本完全相反。

只是因为这里是横滨市的寿町地区,日本的三大贫民窟之一。

寿町的124栋简易楼房里,住着大概6000多人,其中有94%的人,只能靠着政府的接济生活。

在上个世纪,这里是日结临时工的***地,被日本人称为“宿民街”,意思是,这里是居住着很多人口,但是廉价的环境让人直摇头的地方。

现在,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寿町成为了被人遗忘的地方。

即使有人知道这里,也多半会随口说出:“那是福邸之街啊!”潜台词是,这里都是些只能拿低保生活的老人、废人。

由于去年停止了低保,对这些生活在贫民窟里的人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能成功自力更生的仅仅有37人,还没到全体居民的1%。

究竟能不能逃离这片贫民窟,过上哪怕平凡普通但有饭吃的生活,成为每一个寿町人的考验。

由于寿町地区的穷人太多,政府每周都会发放饭菜赈灾,每次长长的队伍能排上一百多号人。

你会发现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在白发苍苍的老人中间有个年轻的小伙子,穿着成套的西装,单手拿着饭碗,跟排队的老人站在一起等待打饭。

这天的伙食是菜粥,吃完后只要还有剩下的,就可以排队继续打,年轻人坐在水泥石阶上用筷子扒饭,说了句:“味道好淡啊!”

这个看起来像公司职员的年轻人,叫藤村健二,今年23岁了,是神奈川县人。

穷、没钱、没饭吃,是藤村的日常状态,比如在打粥这天,他就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流落到寿町地区,大概也有一年的时间,很多人都诧异,他怎么会混到这么惨的。

其实他对自己的人生也很迷茫。

藤村完全不会照顾自己,住的房间杂乱不堪,穿的衣服跟垃圾随便堆在一起,底下就是晚上睡觉的被子。

房间只有4.86平米大小,连个大点儿的桌子都放不下,就这样月租还要5万日元(约3052元人民币)。

其实在没来到寿町以前,日子倒也正常。

那时藤村租住在普通公寓里,做着服务员的工作,还在餐饮店做着两份兼职。

只有一次,他白天在饮食店打工,客人突然在他面前倒下了,藤村也受到连累,被两家店解雇。

没了工作就没钱交房租,藤村睡了两天马路,才来到寿町。

他一直想要离开这里。

于是藤村每天洗澡保持身体整洁,早晨起来必须要打上领带,在一个月前,藤村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

在风俗店里上班,工资每月6万日元(3.6K人民币)。

这点收入连房租都不太够,为了省钱,下班了他就去便利店买点儿打折的食物。

晚餐通常都是泡面,在店里倒点儿开水,怕面条泡涨,就一边儿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儿吃。

过得这么辛苦,其实是因为藤村已经没有家了。

小时候,母亲离婚后带着他改嫁,可是继父家暴,藤村只能被送到儿童福利院,没等高中上完就退学了。

从12岁起,他就过着举目无亲的孤独生活。

可年轻人谁不想改变自己的生活,藤村希望脱离寿町地区自力更生。

他面试过100多家公司,可是熟悉情况的人,一旦了解到他住在寿町地区,就开始摇头了。

因为住在寿町地区,给人的印象不好,他的努力全部白费。

有位餐饮店职员,穿着工作服文质彬彬地说着:

住在寿町地区的人,我们是敬而远之的,感觉他们不是正直的人。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恐怕完全相反,在寿町地区住着的人,有着各种迫不得已的原因。

51岁的山田幸男,就在寿町住了3年半,由于停了低保,他很想过上自力更生的生活。

山田找了份打扫场地的工作,每天都会在赌博店里打理机器,也会在早晨开店前做次清洁。

他租住的房间,看着很有生活气息,储物柜跟衣服有很多,可是摆放得都很整齐,一回到家,山田就拿起吸尘器打扫屋子。

山田热爱生活,也很勤劳,他来到寿町,其实是因为疾病。

本来山田有一份服务行业的工作,可是因为有天查出了C型肝炎,体质也越来越差,没有办法再继续做下去了,于是来到了寿町地区。

也许善良的人更容易受欺负,当山田来到这里,结识到新朋友后,却惨遭欺骗。

3个朋友以“签约手机”的名义哄骗山田买手机,结果他们却拿着东西跑了。

包括电话费、买手机的钱在内,山田一共损失了50多万日元(约3万人民币)。

但是山田没有怨任何人,反而说这是他自己的原因:“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

即使生活过得很苦,他也没有放弃,靠自己的努力过上想要的生活这种想法。

山田每天都精打细算着。

在下班路上,从超市买了打折的水饺,准备回家煎着吃,到家后又在公共厨房里忙着做饭,端着炒饭、煎饺、沙拉回到屋子里。

一顿晚饭的花费是300日元(18元人民币),还要留一半等着明天吃,本来山田以前是不会做饭的,但现在为了存钱只能尽量节省。

他现在是一个人生活,虽然经常会感到孤独,可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平常也会像个小孩子似的,玩一些有意思的吃法,比如牛奶泡饭。

普通人看这种生活,实在太过心酸了,但是山田没有放弃,是因为在他心底有着支撑的东西。

他在15年前离婚,留下了一个孩子,山田很想找到自己的工作,然后堂堂正正地跟儿子见一面。

可是因为山田正在申请破产,想要找到合适的房子也是困难重重。

待在自己房间里,他看着寿町这片街道,说着:

“像是看不见的屏障,围栏般的感觉,将我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

不过很幸运的是,在房屋中介跟福利部门的帮助下,山田在一周之后准备搬家了。

这个出租屋里的东西全部都打包成箱,很快,山田就会过上全新的生活。

可是对于在寿町居住的人来说,他还算是幸运。

更多人由于外界对寿町贫民窟的偏见、患上严重的疾病、没有钱找房子等等原因,无法逃离出去。

寿町是座牢笼,圈住了居住在这里的6000多位居民,至于能不能开门,就看个人的努力跟运气了。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