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不分贵贱,日本那些让人值得钦佩的酒女郎和保洁员

有句话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平时我们能见到很多人,他们从事各行各业,有的行业不能被大众所理解,也有的行业看似不起眼,甚至还有些行业别人一听见就会避而远之。

但是,不管什么行业,都有一些人,他们能从金字塔角落走到金字塔顶端,然后告诉那些质疑的眼光:这就是我的职业,我为它而骄傲!

日本NHK电视台曾播出了一部叫《行家本色》的纪录片。

纪录片把目光聚焦在了各行各业的人身上,从《东京爱情故事》的编剧坂元裕二,到《哆啦A梦》的作者藤子.F.不二雄,到漫画大师宫崎骏,再到平成歌姬宇多田光。

有传承传统的歌舞伎演员,有料理人,有银座的妈妈桑,也有普通的机场保洁员。

这些人不管是什么职业,都对自己的工作抱有着激情和热爱,他们用自己的故事讲述了什么是“匠人精神”。

东京的羽田机场,连续五年被评为“全球最干净的机场”,几乎每个去过羽田机场的人,都在感叹日本的厕所文化。

(图源于 B站)

而在这么干净的环境背后,是全体300名保洁员的努力。

他们每天要从厕所的墙壁,到马桶里面都彻底擦洗干净,地上有一点灰尘都要马上擦一下,丝毫不马虎。

在这些保洁员里有一位叫新津春子的女性,她的清洗速度和细致程度,可谓业界首屈一指,并且她还有着“日本第一大楼保洁员”的称号。

每天早晨六点半,别人还在床上与睡魔做斗争的时候,新津已经到机场来上班了。

她爬50多级的台阶走到办公室,当有人问她为什么不乘电梯的时候,她说就当是为了工作热身。

一进入办公室,她就开始做每天的功课,举两个5公斤重的哑铃锻炼,体力强了才有力气工作。

紧接着7点钟,她来到自己负责的国内航线航站楼开始给其他保洁员安排工作。

之后她会去检查机场的每一处角落是否干净,烘手机内部的水槽、天花板上的缝隙、水池的排水口,马桶的内侧边缘,如果有难以去掉的污渍,她就自己动手清洁。

一个不好清洁的洗手池能她能弯腰擦两个小时,旅客脚步匆忙的航站楼大厅的地板,她也能来来回回收拾到一点灰尘都没有。

她对这份工作抱有这么多的热情,是为了给旅客们一个一尘不染的环境,也是为了自己要当个清洁达人的梦想。

虽然新津现在对工作有着无限的热情,也很乐观的笑脸迎人,可在她生命的前二十几年里,却是非常坎坷的。

她出生在中国是中日混血,因为有着日本的血统,她在中国上学的时候不停的被同学说:滚回日本去!

在她17岁的时候,她们全家搬到了日本,可恶毒的语言仍然扑面而来:滚回中国去!

新津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到底哪里才是她的归属了。

迷茫了很久之后,终于在她23岁的时候,她找到了羽田机场的保洁工作。

一开始在职场上她也不被认可,就算是对人说“请”,别人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位改变她命运的上司铃木优,铃木对她热血的指导,让她渐渐找到了打扫卫生的乐趣。

但是铃木对她非常严格,无论工作做得怎么样她从来都没听到过铃木对她的夸奖。

为了证明自己,她去参加了全国保洁能力大赛。

可是在预选赛上,她与第一名失之交臂,新津觉得自己已经清洁的很彻底了,为什么还是输了呢。

铃木告诉她:心态不够从容的人是无法温柔待人的,只因为自己打扫干净就觉得干净了,不过是自我满足而已,只有考虑到使用的人,才能找出更多问题。

一番话让新津恍然大悟,在两个月后的总决赛上,她拿到了第一名,并且成为了历来保洁能力大赛上年龄最小的冠军。

当她把好消息告诉铃木时,铃木说:“我知道你一定会赢”。

20多年来,新津第一次听到了别人的认可。

这句话也成为了她之后的动力,支撑着她走到了现在,让她成为了日本国宝级匠人。

即使到了今天,新津也知道保洁这份工作在社会上的地位不是很高,但是她说,她不介意。

螺丝钉虽小,可它却有自己的贡献,它可以让飞机起飞,也可以让火箭坠毁。

不管是什么工作,地位怎么样,有没有意义,都不是别人能随便评价的。

和新津一样,工作不被大众所理解的还有白坂亚纪。

她是银座里的妈妈桑。

说到妈妈桑,很多人会露出鄙夷的眼光,这个职业就是这样,在很多人眼里是“下三滥”。

但是再不被接受的行业,也会发出耀眼的光,白坂亚纪就是其中最明亮的“一盏灯”。

她的酒吧开在银座里,虽然银座寸土寸金,但这是白坂梦开始的地方,她从20岁起从事陪酒行业,到现在已经32年了,这32年来,她已经把银座当成了家。

白坂出生在大分县竹田镇,小时候她的梦想是成为歌剧演员,可父母不让她去专业的学校,叛逆的白坂就想着一定要离开这里。

于是她开始努力读书,最后考上了早稻田大学。

大学期间,在朋友的邀请下,她去了日本桥的俱乐部打工,初入这个世界的她被震惊到了。

在这里陪酒女善解人意、女性也可以和上流社会的人平等谈话,此时的俱乐部在白坂眼里熠熠生辉。

起初她比较腼腆也不怎么会讲话,但她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年后成了俱乐部的头牌。

29岁时,她自立门户开了自己的店,并且在俱乐部平均寿命只有5个月的银座活了下来,她成了当时银座里的风云人物。

能有这种成绩,靠的是白坂的努力和她的智慧。

为了能和来俱乐部的客人有共同语言,她会去掌握各种知识,包括政治、经济、八卦…

为了让店里的陪酒女互相团结,在她的店里没有考核制度,不像其他的店,业绩低的员工就要离开。

所以她店里的姑娘们就像朋友一样,关系很好,团结起来更为店里增加了不少营业额。

为了让客人能对她的店有留恋,她会记住客人的名字和生日,和他们保持联络,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给他们准备祝福的卡片。

光是采购明信片,白坂就已经花费了124万日元。

对初入社会的小伙子,她不会看不起,对商界精英们她也不会高攀,在她眼里,客人都是平等的。

而且,银座历来都是一个生意场,当她知道哪几位客人相识会对他们有帮助时,她会给人家牵线,促成他们之间的生意。

就是这样,她的店才会活了这么多年,哪怕是座位费要25000日元,仍然天天客满。

这就是白坂亚纪作为一个经营者的智慧。

当然,作为一个在银座打拼了32年的人,她也有自己的执念:做银座里一盏不会熄灭的灯。

在全球经济危机的时候,白坂的店差点关门,为此她背负了巨额债务,还有过想死的冲动。

当时她店里很多客人也破产了,其中有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白坂以为不会再见到他了。

可很久之后,他去店里喝酒,跟白坂说:很多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执念,就是再回到银座喝酒。

听到这句话白坂明白了,她要坚持下去,她是银座的女人,有人要回到她身边,无论发生什么,那盏灯都不能灭。

纪录片拍摄的时候,白坂已经52岁了,从她脸上看不到岁月带来的沧桑,只有着属于那个年龄的优雅和从容。

“带着对事业的自信和荣耀去面对工作,然后通过自己的工作,带着能为社会他人做事的使命感,继续下去”,这份工作对白坂亚纪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

无论是新津还是白坂,不管是保洁员还是妈妈桑,她们和别的职场人都一样,是平等的。

她们就是一本本的“职场教科书”。

在她们身上我们看到了她们对工作的热爱,和工作带给她们的自豪感和使命感,也看到了作为员工该有的热情和经营者该有的头脑,更看到了梦想与执念的存在。

相比之下,我想到了现在职场上很多的年轻人,总是抱怨工作,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不是嫌工作累,就是嫌氛围差。做些轻松的工作觉得工资少,工资多的又嫌累。

在体制内工作的想去体制外,羡慕人家自由、开放,工作刺激有挑战性,而那些在职场上拼搏、受尽各种历练的人,又羡慕别人有份体制内的安稳工作。

留在老家的人觉得生活一眼望到头,可去了北上广漂泊又觉得孤单苦涩,没有未来。


反正就是在哪都不满意,总是感到焦虑。

但其实看了她们的经历就会发现职业不分高低,工作不分贵贱,只要努力做出贡献,就一定会得到认可和尊重的。

保洁做到了极致会得到全世界旅客的称赞,陪酒女不看轻自己,也能找到自己发光的位置。

所以每个不管是为了生活还是梦想在打拼的人,都要好好加油啊。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