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有多崇拜中国农民画?

世界每天都在进步,艺术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审美不被时间淘汰,去艺术展刷新认知,正在成为中国城市上班族周末充电和打卡的好去处。

然而老外也不例外,当国内青年还在为不明觉厉的现代艺术感到赞叹的时候,他们已经迷上了一门属于东方的田园画派——中国农民画。

构图不受空间和时间的束缚,色彩不受自然真实的局限,这些以蔬果,丰收,家禽家畜为主题的创作,在外国艺术家眼里虚中见实,拙中见美,丝毫不亚于当初发现浮世绘,和曼达拉图形时的那种震撼。

”当想到农民,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时德克萨斯州的红脖子,然而这些中国红脖子的画作,让我看到了农耕时代最质朴的灵感。“

黑暗中呻吟的鸭,灯泡下交融的鸡,满地的农产品与劳动生活的喜悦……画中那股亲切的鸡屎味儿,以一种平实的淡雅徐徐散落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在英国国家美术馆的画展览上,这些农民的画作被誉为“丝绸之路上的东方文化背包客”。

毫无疑问,对于整个世界的来说,这是农民的向世界输出观点的新语种。

在观察与憧憬的生活擦出的灵感,农民用自己手培育出了艺术的生机。有人说,中国农民画,就像是梵高去到中国田间之后的创作,是东方世界版块里失落的浪漫。

然而就是这样独立于世界民间艺术体系中的存在,曾一度处在消失的边缘。

包容性和接纳性这个东西,有时候大的惊奇,有时候又小的可怜。人们在随着新潮而未知的东西改变,很多东西会在时代的滤网筛选下被剔除。

1981年出版的《中国農民の絵》,是真正意义上正式收录农民画作的刊物。

看名字也知道,这东西的发行,脱不开日本人在背后做的推动和宣传。

事实上,根本就是日本一家名叫“美乃美”的出版社,对中国农民画进行了系统的收集与整理,并派遣员工主动来中国拜访,取得了这些农民画的版权发行了这本刊物。

你无法想象要是没有这家出版社的存在,世界对于农民画的珍视可能来得更晚。它们现在可能依然散落在民间,甚至不复存在。

之所以叫农民画,这是日本人给这些乡村画作取的流派名称。

秉着”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句中国人的古话,他们认为这些魅力自成体系的画作,不需要什么浮夸的名字来博人眼球。

它们就在这,是最单纯的艺术,并且在农民手中发着光。

改革开放的国门一打开,美乃美就迫切的想把华夏文明的种,散播到全球。不光是农民画,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美乃美整理了许多中国的民间艺术,并发行成读物。

这个出版社的官网现在都打不开了,但这不日本人已经成功下载了美乃美传播的中国种子,并经过解压和欣赏,在本土也打开了扩展包。

中国农民画在日本受喜爱的程度超乎你的想象,就连小学生制作节日贺卡,都要临摹上几笔农民画。

中国上海金山是中国农民画之乡,也是日本及世界农民画爱好者梦想的朝圣之地。

就像你渴望土耳其爱琴海的浪漫,去耶路撒冷徒步寻找信仰,或是到英国买两件手工西装一样。在本土看画展,买绘本,同样满足不了日本农狂热粉丝对农民画溯源的追求。

为了加深和中国农民画之间的缘份,日本人专门制作了旅游攻略。

常到各国旅行的人知道,去不熟悉的地方寻找某个不出名地方非常麻烦。在上海这样风光无限的大都市找一个农村,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无异于是在走迷宫。

为了能让中国农民画得到更多的同胞关注,并在繁忙的21世纪减少时间成本,日本旅客做了非常详细的农民画村旅游攻略。

在哪里,看什么,怎么吃到农家饭,有什么东西值得购买。先行者们用自己做实验,把这些标注的井然有序。

就连公交车路线都给你标记的明明白白。

“在珍贵的西瓜上作画,和农民画在中国不被大众所珍视,是日本人不能理解的奢侈,但当我来到中国,便理解了。”

从日本到中国的农民画爱好者,Yume Kobayashi,基本上已经走遍了陕西,新疆,云南等,所有孕育着中国农民画的村庄,她为这种纯粹的创作初心感到震惊。

图片来源:新华社

画家惠斯勒曾说:上帝的艺术已经通过希腊雕塑与日本浮世绘传给了世人。Kobayashi认为,中国农民画同样值得拥有一席之地。

用乡村中的现实素材搭建出一个奇幻世界,用画笔描绘着美好而渺小的农田生活,每一个农民画作背后的人,就是自己世界的造物主。

现在,为了让更多的人体验到农民画独特的美感,以及更好的发展,一些农民画村落已经办起了培训班,成了当地的旅游项目。

慕名而来的旅客很多,说农民画的正在被商业污染的人也很多。现在随着热度的消减,很多人新鲜劲一过,画村就成了一间间鬼屋。

一副农民画,从农民手中经历整个采购运输分销过程之后,到商店的售价大概在200块左右。这意味着农民画家们一幅作品的收入连100块也没有。

在一些农民画村,有时一天都卖不掉一幅画。整个画作产业链的货源输出,反倒是日本过多了中国。

当人们钟情于浮世绘,美式复古,而对民间艺术漠不关心,农民画正成为中国人浪漫幻想中一块失落的版图。

我们的审美已经被变迁的潮流打上了时代的印记。当城市青年人用艺术彰显自己的品味与时尚时,我们不知道有些美,在虚荣感的作祟下,被轻易淹没于爆炸的信息海洋中。

农民画所遭受到的误解,正表明社会尚未经历文化产业的充分发展。就像一百年前,美国的乡村音乐也曾有过类似的遭遇。

任何事物在发展中都必然会经历质疑和低谷期,最终与这个世界磨合出一套融洽的方式相处。

正如中国农民画,以及我们对于中国农村的印象。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