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和歌、俳句、现代诗,日本诗歌的三驾马车,堪称日本文学的灵魂。

和歌之于日本,正如古诗之于中国。和歌中短歌居多,后世提起和歌多指短歌。短歌是迅疾而悠长的抒情,书写生命之一秒的美学。

俳句是日本诗歌的一种形式,五、七、五共十七个音节组成。法国作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说俳句是“最精练的小说”,而有评论家把俳句比作一口钟,沉寂无声。读者得学做虔诚的撞钟人,才听得见空灵幽玄的钟声。

现代诗在进入日本之后,很自然地也发展出日式现代诗的特色。高村光太郎、谷川俊太郎、松浦弥太郎等现代诗人,给世界全面地展示了日式现代诗的迷人魅力。

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便是这么一套,集结了和歌、俳句、现代诗的千年日本诗歌精华套装。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 1 –

千年日本和歌精选

《夕颜:日本短歌400》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日本的和歌是日本璀璨古典文化的结晶。短歌是和歌的一种,后来逐渐演变成和歌的代名词,和歌中数量最多且脍炙人口的均为短歌。短歌凝结了刹那间的生命体悟和感觉之心,短小却不单薄,豪迈而不草率,是日本文学的灵魂。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本书精选《万叶集》歌人与小野小町、和泉式部、紫式部、西行法师、与谢野晶子、石川啄木等共三十余位歌人的传世之作,小小一册即可通览千年短歌的结晶。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著名诗歌翻译家陈黎、张芬龄倾情献译。精装典藏,名家名译。

– 2 –

“日本古典俳句双璧”

《但愿呼我的名字为旅人》

《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松尾芭蕉被誉为“俳圣”。他是古典俳句的第一位大师,也是将俳句艺术推至最高峰的俳人。芭蕉之于俳句,正如杜甫之于唐诗。芭蕉的俳句,既承袭了汉诗、日本和歌的古典传统,又毫不避讳掺杂日常俗语,深得滑稽精髓,极富自由创作的精神。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芭蕉擅长捕捉日常中的绝对孤独、寂静时刻中的声香之色,如晨昏树叶被照得灼热时的香气,又如蛙跃进古池时的幽冷水声。诗人借此展示在永恒流动的时间中对自然的热烈一瞥。后世日式文学的物哀精神,对自然万物的灵敏感性,其源头均在此。在其笔下,俳句的雅与俗的调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小林一茶是江户时代最后一位俳句大家,与松本芭蕉、与谢芜村并称日本古典俳句三大俳人。一茶早年离乡赴江户谋生,流浪半生后,知天命之年返乡成家。然而亲人均先于他离世,一茶最终独自过完了过于漫长而孤苦的晚年,唯自然万物、生灵、俳句可寄情。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一茶的俳风独树一帜,效仿前人的同时又发展出独特的变奏,继承闲寂、幽玄美学的同时,又带上了诙谐的个人标记。他厌恶世俗,反抗强者,而此类激进的情感均在落笔时全然稀释,只剩下安贫乐道、甘于品尝生之苦涩的豁达,对弱者、弱小生命的无尽悲悯,以及对世事无常的喟叹。

一茶一生创作了两万句俳句。

《但愿呼我的名字为旅人》和《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分别从芭蕉和一茶的创作中各遴选三百余句,按年代先后编排并附上原文、读音及简注,以助鉴赏。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 3 –

日本现代诗之父 高村光太郎 诗作精选集

《柠檬哀歌》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高村光太郎是日本近代著名诗人、雕刻家和画家,被誉为“日本现代诗之父”。他出身于艺术世家,青年时期游学西方,归国之后开始正式从事诗歌创作,一生历经丧妻之痛与战争之殇。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高村光太郎的诗歌主题多样,描写社会现实的诗作刚健有力,体现出对理想主义的思索,令人感佩;悼念亡妻的诗作浪漫哀婉,传达出对所爱之人的深切追念,令人动容。同时,高村的雕刻家身份也深刻影响了他的诗歌创作,使他的诗歌呈现出一种别具一格的“雕塑性”。

本书遴选高村光太郎《道程》《智惠子抄》《典型》等诗集中的精品诗作,凝聚了诗人毕生对艺术的追寻与对生命的热爱。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日本文学的灵魂,千年日本诗歌精华,都在这里

在诗歌里走进日本文学的灵魂,读懂日本文学,有这一套就够了。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知日本立场,知日本仅提供信息展示。